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暴力佔中”阻挠落实普选/陈光南

  2007年的人大决议,已经决定了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这是中央政府庄严的承诺,这是中央政府决心要在香港推行民主的体现。

  一贯以来,反对派採取了欺名盗世的伎俩,高举“民主”的旗号,但是从来不研究经济和民生政策,不关心基层人民的生活和利益,不做社区和群众的工作,却很容易地得到选票。特别是专门以暴力行为和语言吸引激进青年选民的政党,利用每个选区最后的一个议席可以用较少票数赢取的策略进入立法会。如果香港一旦实现了普选行政长官,他们过去的“争民主”欺骗伎俩,就无所施展的馀地。这只能暴露了他们反民主、反社会、反经济、反民生的本质,他们就失去了所谓“道德高地”,失去了“民主旗帜”,也更失去了愚弄和欺骗年轻选民的机会。所以,阻挠人大的决议和基本法在2017年时普选行政长官,成为了他们最现实的短期目标。如果他们在立法会里利用三分之一票数否决普选行政长官方案,他们就成了反民主的罪人,结果只能使得香港的民主进程原地踏步。他们过去已否决过一次政改方案,结果不少选民说他们是香港的民主罪人,阻挠香港民主步伐循序渐进。选民们说,他们是叶公好龙,没有普选的时候高叫争取普选,普选到来了,他们立即原形毕露,採取了排斥和拒绝的态度。所以,公民党和民主党在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中,流失了大量的选票。

  反对派“核爆”让港变废墟

  这两个政党心里面很想否决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但又害怕重蹈覆辙,失去更多温和的民主派选民,于是,他们玩弄了阴谋诡计:另外组织了两个平台,另外建立新的政治招牌,以利于他们又要做坏事,又不必承担选举的政治后果。他们组织了一个“真普联”,然后又组织了一个“佔领中环”的团体,决定进行三波浪的佔领行动,第一波行动,是首先堵塞德辅道中、干诺道中和花园道的交通,堵塞住地铁站的出口,让香港的证券交易所、黄金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主要的银行、主要的律师行、主要的进出口贸易行、主要的轮船公司、主要的货柜码头总部全部瘫痪,让香港每日损失十六亿元。第二波行动,组织超过一万名的青年,到各个警署自首,宣称自己犯了罪,要求落案被控告。接?,他们将组织玩弄法律程序,以各种理由申请延迟答辩,让法院也出现了拉布行动,瘫痪香港的法院,让急需法律救助的公司和个人,得不到及时的法律救助。第三波行动,他们组织更多的青年佔领尖沙咀和沙田,阻塞东铁和地下铁路的出口,让香港市民的起码生活受到瘫痪,让香港的旅游业全面瘫痪。最后,发挥所谓核爆炸的效果,让香港变成一个死城或者核废墟,一个“没有办法进行治理的城市”。其用心非常恶毒。

  反对派绑架的就是七百万人的利益,将香港七百万人作为人质,勒索中央政府,要给予他们建立好像美国和英国那样的独立主权的国家的选举体制,以利于一定能够选出反对派人物作为行政长官,正式分裂国家。这样的对抗行为,无形中是要毁灭香港的竞争能力,玉石俱焚。

  公民党和民主党那些政客,一直在推动这个“佔领中环”的政治斗争,这两个政党的议员,故意製造财政预算拨款法案二读阶段的流会,故意不出席立法会的大会,令人数不足。而同一个时期,这两个政党的议员却走到大学里面,煽动大学生参加“佔领中环”的行动。

  反击佔中让反对派落空

  然而,他们作贼心虚,明知政党高调佔中,必然会受到选民的反对和杯葛,以后不会再投票给他们,所以他们好像玩魔术一样,採取了“掩眼法”的政治手段,说发动佔领中环的,不是公民党和民主党,而是法律学者戴耀廷和见习律师陈玉峰,到事败时,立即金蝉脱壳。“真普联”则扮演另外一个角色,就是提出完全违背基本法和人大决议的选举方案,说他们提出的才是真正的普选。世界上不管是西方世界和东方世界,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的选举是可以违反宪制文件的。何况,他们动辄提出的国际人权和政治权利公约,就是国家形式的政治实体的选举,目的就是要摆脱香港是中国中央政府直辖下的一个地方政权,必须按照中国的宪制文件选举的一个现实。他们这样做,无非把香港引向“港独”,无非是要製造国家的分裂。如果公民党和民主党的政客们这样做了,他们还有资格参加行政长官的选举吗?什么资格都没有了。

  所以,精人出口,笨人出手,他们决心让学联这样的激进组织,去实现佔领中环的计划,让人家的孩子去坐牢。他们则名利双收,平安无事,继续去参加选举,大做夺取政权的白日梦。

  “佔领中环”阴谋诡计的卑鄙,说明了公民党和民主党政治品格的下九流。这里面,控制?公民党和民主党的李柱铭,靠山是美国老闆,他既是民主党的创党主席,更是公民党的政治奶妈,又是戴耀廷的前任波士,佔领中环,一切都是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所有向中央政府提出的选举方案和条件,根据明报的报道,反对派的大老都在事前进行了讨论,李柱铭方案就是反对派的的要价。

  所以,七百万港人的基本利益和对策在:既要反对佔领中环,又要努力推动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让反对派两头都落空。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