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剪布”符合四个条件/黎小燕

  “剪布”,要有很高的技巧,“剪”得不对,兹事体大。

  何谓“剪得对”?一是合法,二是合理,三是时间得宜,四是配合市民反应。

  今次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挥利剪”“挥”得恰到好处,正符合上述四个条件。在“人民力量”和社民连两党中人“拉布”“拉”了约一个月,竭力用种种藉口阻止财政预算案通过,此际以“拉布议员所表达的大家已经清楚知道了”的理由“剪布”,已经彻底符合香港实行比例代表制式民主的做法,即是说已经让少数派议员有“足够时间”充分地自由地发表意见。在这种民主方式下的议会中的主席,不能随便“剪布”,否则就是独裁。经过了一个月,有什么意见都应该完全发表净尽了,“拉布议员”要司法覆核,也无理无据了。

  怎样才算是“有足够时间”?举例说,一个企业里,老总召开仝人会议,会议时间一个小时,十二个员工参加会议,每个人讲五分钟,人人都有充分表达意见的机会,当中若有人誓要讲超过五分钟,那便是剥削其他人的发言机会,老总就有权“剪布”。一个议会里,我们不必事事量化,这是不科学的,上述“拉布”者已经“拉”了约一个月,其他多数议员也多次表示厌烦,而代议政制中的议员是代表选民进议会的,这就是说多数选民都不认同再容许该议案再拖下去了,加上坊间舆论都清楚反映了多数市民讨厌“拉布”,那么主席此时“剪布”,便是合法合理合时,是迎合多数市民的意愿了。

  或曰,主席大可再早一点“挥剪”。这又不然,今次一个多月“挥剪”,是作为今届议会头一次“剪布”,是警告,应作放宽(上次“拉布”是上届议会的事),第二次再来“拉布”,便要收紧,因为这证明有关议员并非旨在发表正常意见,而是有意捣乱。欧洲议会也有类似情况,举凡讨论重大议题,只要合宪,没有牴触制度精神,主席也会经常阻止滥用发言权的议员无了期的发言,尽管没有白纸黑字写在议事规则里。事事写下来是不可能的,若连孝顺父母也是“法例规定”的话,只显示这个社会的多数民众是何等不成熟,甚至很多时做事是胡来的!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