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多媒体《生死萧红》将登台

  图:卢伟力(左起)、罗乃新、梅卓燕和陈锦乐在《生死萧红》中尝试“艺术家协作”的创作模式/本报摄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导演卢伟力想给本月尾演出的多媒体舞蹈剧场《生死萧红》设计一个别致的合作模式:艺术家协作。不再只是导演一人话事,表演者也参与进来,一同构思演出。

  “我起初并不贊同选择拉赫曼尼诺夫的作品充当配乐,”参与演出的口琴家陈锦乐说:“可后来,罗乃新说服了我。”

  钢琴口琴配独舞

  本地钢琴名家罗乃新与陈锦乐和梅卓燕一早相识,也是卢伟力多年的朋友。今次,四人一起合作了这齣作品,梅卓燕编舞,罗乃新钢琴演出,卢伟力统筹并写作文本,陈锦乐吹口琴,算是了却多年的心愿。

  卢伟力上世纪八十年代即开始接触《呼兰河传》和《生死场》等著作,觉得这位一生漂泊辗转的女作家十足个性。大约八年前,他和许鞍华聊天,得知导演要拍萧红,苦于没钱,就一直等?。“我当时就想,总有一天我也会弄一齣有关萧红的作品,”他说:“至于什么形式,没有仔细想”。

  二○一一年是萧红诞辰一百周年,那年四月,四个人终于坐下来商量这齣酝酿许久的作品。“我记得是我们三个去了小梅家。”卢伟力称呼梅卓燕“小梅”,两人曾一起合作一短篇舞作讲张爱玲,也是梅卓燕编舞,卢伟力执导。

  那场演出罗乃新也参加了,唯独少了陈锦乐。这位曾在浸会大学修读多媒体影像製作的世界口琴冠军,自中学一年级起便开始阅读萧红。大学里,他和当时的老师卢伟力聊过,想做一个多媒体作品纪念萧红。

  写意式摘取生平片段

  可如果只是影像堆叠,未免单调。卢伟力他们于是商量出了这个“多媒体舞蹈剧场”的模式。“陈锦乐说他演戏唔叻只想吹口琴,我说没问题;小梅想要跳一段独舞,我说好。”导演卢伟力更多时候扮演的是“统筹”而不是“指挥”的角色。

  梅卓燕和陈锦乐不同,自小读张爱玲的她,为了编排这段独舞才找来萧红的作品读。“(萧红和张爱玲)两个人好不同。”张爱玲是冷,萧红虽命途多舛,笔下文字读来仍有暖意。

  “我摆进舞蹈中的,并不是《呼兰河传》或《生死场》这些小说的情节,而是萧红的散文,和一些短诗。”梅卓燕看过萧红的散文《孤独的生活》后颇有感触,想用一段独舞,讲一讲身为女子的孤独。“我在台上并不是扮演萧红。”梅卓燕说,这段舞作并不会像编年体文本那样从生到死讲尽萧红的一生,只是摘取其中几个片段,写意重过写实。比如说那张斩去一半的双人床,用意再明白不过了,影射萧红一生中三场无果的恋爱;又比如开幕时台上那匹红布,也含了少女对爱情和未来人生的憧憬。结尾处呢,这匹红布变成了白色,取意由喜转悲的人生。

  舒伯特奏鸣曲配乐

  “萧红说过: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却是因为我是个女人。”罗乃新说。她为梅卓燕的这段独舞配上爱沙尼亚作曲家Arvo Part以及拉赫曼尼诺夫的作品,还会在台上演奏舒伯特最后一首奏鸣曲D960。

  “舒伯特和萧红去世时都只有三十一岁,”罗乃新说:“不过两人性格好不同。”舒伯特从来不祈求抗争命运,而萧红呢,活得太挣扎,一生就是一场悲剧。“有时候我想,如果萧红有机会遇上舒伯特,她的人生肯定会有转变。”

  也巧,许鞍华的那齣关于萧红的电影新近开拍,加上数月前香港艺术节委约创作的室内歌剧,最近关于萧红的作品不可谓不多。卢伟力说,他们不会将其他演出的主创视作竞争对手,因为彼此都是从不同角度切入。“热闹,是好事。”

  编者按: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主办,卢伟力、梅卓燕、罗乃新和陈锦乐参与创作的多媒体舞蹈剧场《生死萧红》,本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在香港兆基创意书院多媒体剧场演出三场。五月二十四日晚演出后设艺人谈。查询可电二二六八七三二三。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