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不作为”与“乱作为”背后/耿 法

  内地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不作为”与“乱作为”的行为屡屡披露于报端,积弊日久,未见好转,人民群众对之十分不满。

  那么,在“不作为”与“乱作为”的背后究竟隐藏?什么原因,使这些官员一犯再犯,不思悔改呢?答曰两个字:利益。一些地方政府机构和官员自身的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什么情况下“不作为”,什么情况下又“乱作为”。这可以视之为一种常见的规律。

  在社会领域中,地方政府机构和官员本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出于公心,为人民群众提供各种公共产品服务,替人民群众排忧解难,使人民群众安居乐业。但是,倘若这些工作对某些政府机构和官员来说需要付出较大成本而又无利可图,有时甚至可能损伤这些机构和官员的既得利益时,一些官员便根本不想作为,不愿作为。他们要么消极拖拉,要么相互推诿,要么装聋作哑,要么等待观望,甚至故意从中作梗,人为製造难题,使原本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原本可以办到的事情最终不了了之。譬如关于调控房地产价格一事就是如此。房地产价格为何越是调控越是上涨?原因当然很多,但地球人都明白,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地方政府的利益在起作用。土地财政使得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企盼房地产价格上涨,使得土地价格飞速上涨,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也大涨。少数官员从中更容易和房地产商合谋舞弊,分得一杯羹。因此,当“国五条”颁布后,需要地方政府确定实施细则时,一些地方政府态度消极不作为,仅以笼统的“房地产价格上涨幅度低于人民群众收入增长幅度”一句话来搪塞,而对于老百姓最关心的百分之二十税收问题却隻字不提。结果,“国五条”一出台,房地产价格不跌反涨。其他一些方面如教育、公共卫生等领域出现的政府缺位问题,也是大同小异。一句话,凡费钱费力又无利可图之事,一些官员便不作为也!

  反过来,倘若事情对某些地方政府及官员来说有利可图,则一些官员的劲头立即高涨,千方百计,巧立名目,迅速实施,把一些本该通过社会自我治理或市场自然调节加以解决的事项,硬是揽到政府权力篮子里,官员的权力得以膨胀,欲望得以实现。最近,一向免费进入的湘西著名的凤凰古城,从四月十日起每人要收取价格不菲的一百四十八元门票了。此事自是当地政府极力推手涨价的结果,以至出现凤凰古城本地男子带女友回家见父母被要求买门票的奇事。官员们显然不考虑广大游客的心理,湘西旅游胜地可游览的景点很多,对于众多自行旅游的散客来说,完全可以用脚投票,你收取如此昂贵的门票,把凤凰古城的门槛抬得高高的,我可以不进古城,去他处旅游。然而这样一来,古城街头游客数量减少,对于众多小商小舖、小饭店小旅馆来说,不啻是当头一棒,生意相当清淡,有的不得不关门歇业。当地政府原本应该把工作?力点放在搞好旅游资源的维护和推广上面,吸引更多游客来古城观赏风景,从而为当地居民和商户创造更多的致富机会,从根本上来说这也才真正符合地方经济发展的长远利益。可是当地官员却硬是这般急功近利搞“门票经济”,简直是饮鸩止渴,利欲薰心,你有什么办法?拿来和杭州西湖风景区的管理相比较,谁优谁劣,谁智谁愚,一目了然。当然,这只是地方政府官员“乱作为”之小小事例而已,另一些事态严重、性质恶劣的“乱作为”更加叫人触目惊心。如少数地方官员在利益驱动下怂v、支持不法房地产商强拆民居,激起群体性事件,这样的“乱作为”悲剧上演得还少吗?

  以上说的事例,基本上还是和一些地方政府利益相关,现实生活中不少个案更是直接和少数官员的私利乃至贪腐行为直接相连,这种“不作为”和“乱作为”的黑幕一旦揭开简直令人髮指。

  因此,要从根本上治理官员“不作为”和“乱作为”,光靠自律及道德教育不行,要研究建立一套严密而切实可行的机制,将官员的权力和利益尽可能切割、剥离,将属于社会自我治理的权力还给社会。政府不是商场和公司,宗旨不是赚钱赢利,乡长、县长、市长、省长等公权力佔有者也决不是大小商场和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在向服务性政府的转型过程中,大大小小公权力佔有者极有可能将自己的利益或明目张胆或悄悄隐蔽地加权,这就是权力的自我强化倾向,忘却和丢弃了社会公僕的身份和责职。托克维尔和马克思都说过“打碎权力”,我以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打碎这种权力和利益的捆绑结合,瓦解权力和金钱的亲和力。

  改革进入深水区,必然要触动原有的利益格局,李克强总理说“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此言点到了要害处。下决心将权力和利益相切割,同时施以各种强有力的监督制约机制,不让既得利益兴风作浪坐大,如此,或可纠正官员“不作为”和“乱作为”顽症。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