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港流失货量来自低端产业

  图:目前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舶、法国达飞轮船CMA CGM旗下第二艘可装载1.6万标箱的新船下水,于今年5月14日晚上靠泊赤湾集装箱码头/本报摄

  正如外界预期,香港货柜码头受累于工潮,世界货柜港“三哥”地位4月被深圳取代。对此,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研究所王国文认为,是次工潮反映香港码头在物流操作性业务上,承受的环境压力正在放大,提高工人工资势必增加成本,港口货物吞吐量将减少;但为降低港口成本而推行低福利,则会挤走工人。但他亦表示,纵观近几年深圳港与香港的排名之争,只是一个量的变化,还未到质变的程度。在全球贸易放缓的大背景下,深圳港口货柜吞吐量增加而香港下降,本质上是低成本的产业货量转向低成本物流,属正常现象。

  本港仍具制度优势

  同时,深港作为2000万标箱级的世界枢纽港,互有优劣,应从港口一体化整合资源考虑。他称,香港有制度的优势、自由贸易的环境,通关效率高而时间成本低。即使深圳港操作成本低,并大幅开放保税港区,但自由港政策与香港还有一定的差距。目前,香港仍可维持一段时期的货物吞吐量稳定性,深圳无法完全取代。

  他说,2003年以后,深圳外贸出口货柜的“含金量”上升,1万美元的出口货物单位附加值在增加,深圳与香港比拼吞吐量意义不大。况且深圳四大港口均有港资成分,这对深港港口之间起到竞合平衡作用,港航业界无需惊慌。

  经济转型减泊位需求

  王国文还指出,深圳与香港同样面临珠三角工厂北移的问题。深圳这一轮的经济转型升级,不是製造业空心化,而是让製造业高端化。深圳乃至珠三角製造业的转换,令贸易产品类别产生变化,单位附加值在提高,这意味对港口泊位的需求不再那么迫切。

  他预计,今年深圳港、广州港进出口货物数量在增加,但不会再出现全球金融危机前的增长水平,穗深两港应控制对新建泊位的库容。

  深圳大学物流研究所所长王江亦贊同深港货柜吞吐量排名不重要。他表示,深圳一个货柜带来6000元人民币的GDP,但大部分都是“过路”的生产量,并不能增强一个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王江说,香港的货柜吞吐量下降不见得是坏事,因为香港城市的总体经济结构好,城市可持续竞争力强,如荷兰鹿特丹港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在2012年滑落至第十一位,并不影响其作为欧洲第一大港的竞争力。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