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舜王坪的牛群/马斗全

  去秋,晋东南有诗社召开一个会议,会址选在了沁水山中的舜王坪,所住的小村庄,就是以“下川遗址”而闻名于世的下川村。舜王坪传说即虞舜当年躬耕之处,所以歷代受到人们的景仰。近年受到人们的青睐,不是想起了舜帝的功德或上古遗风,而是发现了这里的高山草甸和周围的万顷原始森林,看到了它的旅游价值。在城市污染与喧嚣令人难以忍受的今天,来这里开会,而且是诗会,心情愉快地住上几天,自然是一种莫可名状的享受。所以我欣然而往。

  当我与诗友们登到舜王坪顶时,看到无边的绿草,悠闲的牛群,还有壑间峰头浮动的白云,心情极好。这里真给人一种尘外之感,所以我当时所成的一首小诗为:“一坪青草几群牛,林海遥连万里秋。我到峰头真忘我,崖边只是看云流。”大概因为自己在农村长大种过庄稼而对牛有特殊感情的原因吧,我对牛群很有好感,看了牠们许久。有位老张,对那些牛也很有好感,想站在牛群中或牛旁,与牛一起照相,可是几次靠近牛群时,牛都摇摇尾走开了,终没能照成。大家开玩笑说:人家是舜王坪的牛,不愿意和老张照相。

  于是,我们的话题就转到了牛上。我发现只有牛群而没有放牧的人,就问当地的诗友,这些牛怎么没人管理呢?他们告诉我,舜王坪的牛从来就不须人放,牛群能自己管理自己。牠们在坪上一呆往往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多,有时生下了小牛,主人也不知道。这里有草有水,夜里牠们就找避风的崖下过夜。坪上风大,遇到暴风雨时,牛群就聚于可避雨的崖下,一定是牛犊靠崖,在最里面,母牛在中间,公牛全在周边。偶然遇到野兽攻击时,就立刻围在一起,牛犊在中心,往外是母牛,围在最外面的还是公牛。所以只有公牛淋雨或受伤的情况,小牛和母牛通常是比较安全的。

  我听后很是惊奇,更是感动。舜王坪的牛群,竟有这样团结一致、友爱互助的风气,有为了同类而无私奉献乃至甘愿牺牲的精神。牠们真不愧为舜王坪的牛!

  不知怎么,面对舜王坪的牛群,我忽然不好意思地想到了人,想到了我们的人群。

  如今的人群,依然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在道德和精神方面,竟远不如舜王坪的牛群。虽然有些作家用美好的语言将人类描写得是那么地高尚,那么地可爱,但实际上人的精神与风格,是远不如牛的。从传媒的不断报道和本人的耳闻目见,“公僕”们随意欺负“主人”,更利用权力贪污受贿,动辄就是数千万乃至上百亿,那都是广大同胞的血汗。许多无权力可寻租者,挖空心思到处行骗,白日入室为盗,大街上公然抢劫,甚至谋财害命。许多人连起码的人性也没了。至于人心冷漠,见死不救,动辄打人致死,就更是司空见惯。所有这些,恐怕都是牛所不懂不会的,甚至在牛类的语言中,就根本没有或羞于用到此类字眼。在我所住的城市,人们为了防止同类的盗窃和抢劫,不但普遍装了防盗门,而且窗上的防护栏也装上了八楼。由此可知现在的人群成为怎样的人群了。每一个稍有良心的人,都该为我们人类的这种退化而惭愧。

  舜王坪的牛群不愿意和人照相,想是歷来与人为友的牛,如今已看不起我们人类了。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