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央行否认资本帐三年放开

  图:专家建议,基本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实现后,监管层仍应对人民币一次性可兑换限额等设置一定的灵活限制

  近期备受热议的两年内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或难成行。据内媒昨日称,一份由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和其他经济学家共同发起的报告建议,到二○一五年末实现资本项目下人民币完全可兑换。不过,当日晚间一位央行官员向外媒否认称,该报道并不属实。本报採访的多数专家表示,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意味?将中国经济推向已充分市场化的国际舞台,这需要监管层短期内进行充分的金融市场化改革,在提议时间内实现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并不现实。/本报记者 倪巍晨

  内媒昨日援引未具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一份由央行行长周小川、前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等发起的《新形势下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报告已向高层建议,尽快制定并公布人民币可兑换的路线图、时间表,报告亦明确在二○一五年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因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可兑换程度偏低已影响了对外贸易和投资的便利性。

  业内认为不现实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同样认为,从概念上看,二○一五年末实现人民币基本的可自由兑换比较现实,但其前提是货币当局保留一定的灵活调控机制,“资本和金融帐户管制若全部取消风险较大,从国际经验看,发达国家也或多或少保留了一定的政策限制”。他建议,二○一五年末基本的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实现后,监管层仍应对人民币一次性可兑换限额、兑换后的资金流向,及审批程序等设置一定的灵活限制。  

  但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表示,二○一五年前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并不现实。从内部来看,货币监管层的监管驾驭能力亦有欠缺,且商业银行仍带有行政体制色彩。同时,当前的境内人民币要素市场并不健全,外汇市场仍未与国际接轨。从外部看,二○一五年国际金融环境将发生巨变,欧元或面临解体的威胁。

  在谈及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步骤时,连平建议,首先,进一步放宽境内个人对外投资的管制,包括逐步放宽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股权资本项目投资和房地产等方面的投资;其次,是进一步促进证券资金的流动,适当扩大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等资金的规模;最后,适当放宽对中长期资本流动的管制,但对短期资本流动的放开仍应渐进推进。

  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明言,按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资本帐户开放需要满足40多项要求,当前中国已满足了其中的30多项,仍有10项左右尚待完成。鉴于此,建议中国下阶段适当放宽对内、对外的发债额度,同时,在符合国家战略与利益的前提下基本放开境内外的双向投资管制。

  热钱是大风险

  向松祚称,投机性资金的大规模流动,是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实现后的最大风险,这也是所有资本项目开放国家都面临的问题。他续称,如果资金出现了大幅的流出,就容易造成中国资产价格泡沫的破灭,IMF已同意各国在投机炒作资金频繁流动时,可重新启用资本管制,“我相信中国完全有能力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后管理好自己的风险,除行政防范外,最好的管理方式是做好中国资本市场的流动性,并丰富相关产品,真正将境外资金引进来,并完全留住”。

  中国在九六年完全开放了经常项目,而资本项目一直存在管制。不久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曾要求“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但会议并未给出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的实施时间表。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