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教育

  为了争入名牌小学,朱妈妈不许正唸高幼的儿子玩,连假日也安排补习老师替他预习小一、小二的课程。两母子天天为读书写字角力,失去了亲子乐趣。

  为了考入Band 1中学,马妈妈除安排女儿星期一至五补习外,星期六和日还要操练两种乐器。身心疲累的女儿最终虽考进了心仪中学,却为害怕跟不上进度而患上焦虑症,需接受精神科治疗兼心理辅导。

  为了要儿子考进大学,杨妈妈辞退工作,专心为他订立“理想”的学习策略,除在家监督陪读,还另聘名师上门补习,假日更要上“星级”导师班苦练考试题。整个生活围绕在考不好便上不到大学,前途一片暗淡的威胁中。儿子身心受压,害怕令家人失望而终日闷闷不乐,最后患上抑郁症。

  为了维持名校一级成绩美誉,蒙校长不单只收精英,更不惜犯险歧视,明劝暗迫成绩差、“不达标”或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退学。为区分学生“优”、“劣”和加强说服力,学校不断把谬论说成真理,製造振振有词的论据把家长洗脑,于是人人以为这种不公平的“输打赢要”措施是为学生?想,程度不够读不上是害了孩子便是正确思维,名校也就顺理成章继续行使不公平手段办学。

  教育,为什么要令学生困病哀愁?为什么要送孩子上竞赛场?为什么要刻意製造不公平?为什么不尽责去教而一早判定孩子失败?为什么推崇分类排斥为核心价值?为什么优势的获得最大资源?为什么弱势的被漠视冷待?

  笔者一直认为,怎样的教育,就教出怎样的人。几乎所有人都同意,不论学校或家庭教育都十分重要,却没太多人知道怎样办好教育,和怎样教好孩子。

  香港的教育办得好吗?如果问每天由内地跨境来港上课学生的家长们,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问在唸国际学校,或负笈海外(尤其是芬兰)的学生家长们,答案又截然不同,他们或许会告诉你香港教育如何不公平、孩子读得有多苦压力有多大、对已施行的教育改革不抱期望等等。

  就是这里的扭曲教育思维,树人之地不再在学校家庭而在于补习社。我们再也不能奢望学生可以比我们更公平、更开心、更为别人设想,甚至对社会更有贡献。

  集仁琛

psyche9191.reader@gmail.com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