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青春的背影/林中洋

  一天傍晚,我的丈夫保罗下班回来后,忽然问我:“你还记得咱们上大学时候的那个迪尔克.格兰德吗?”我正在切菜,从案板上抬起头,对他说:“当然记得,简妮过去的男朋友。怎么了?”他说迪尔克把他给谷歌出来了,今天收到了他发来的邮件和照片,我听了很兴奋,停下手里的活儿,叫保罗赶快把邮件给我看看,这一看不要紧,我吓了一大跳,记忆里那个一头浓密的暗金色头髮的迪尔克竟然谢了顶,身体也有了中年人的福相,只有那文质彬彬的微笑仍如从前,他在邮件中写道:“也许是人年纪大了缘故吧,我现在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我想把以前的老同学都一个个地找到。真高兴今天通过谷歌把你给搜寻出来了……”

  我读?这一行行的字,再看看迪尔克的近照,心里掠过一丝岁月无情的感慨。吃罢晚饭,我和保罗把以前的相册拿了出来,吹去上面的浮灰,照片一张张地翻过去,我们又看到了正在阳台上给大家烧烤的丹尼尔、骑在马上的安妮、在公共起居室里布置圣诞树的简妮、坐在滑翔机里的托马斯、在派对上开怀大笑的迪尔克和保罗、正在专注地下棋的我……这些日子真的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吗?

  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的年轻啊。迪尔克戴?大框子的眼镜,保罗的头髮都立在头顶上,我则竟然会穿镶有那么多花边的衬衣!我们两个就好像头一次看到这些相片似的,对自己当时的打扮惊奇不已。我们那时都居住在大学生宿舍的同一个楼层上,白天各上各的课,傍晚回到宿舍就是自己的时间。我们一起出去跑步、游泳、骑自行车,也不时结伴去看电影或是旅行。有的时候,大家会凑份子买了特别的吃食,然后在厨房里一起做了吃,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就会拍?滚圆的肚皮,穿上外套,徒步走到一公里外的加油站去买火柴盒大小的小瓶烧酒,一人一瓶,干杯喝下,从食管一路辣到胃里,算是消食。

  说到做饭,我们兴致勃勃地想起了当时众人在厨房里显出的十八般武艺:卡斯滕不管做什么菜里面都要放洋?和蒜,他一做饭全楼道香气四溢;安尔纳经常在超市买了最简单的冰冻比萨饼,回来后自己往上添料,将火腿、橄榄等撒到比萨上,上面再铺一层厚厚奶酪;简妮烤得一手好蛋糕,烤好之后总会与大家分享;我那个时候只会下麵条,有一次想尝试炸辣椒,结果把大伙呛得口鼻生烟,都说我研製出了化学武器……

  每天晚上,大家都会端?做好的晚饭,集中在公共起居室的电视机前,边看电视边吃边聊,几年下来,成了习惯。一直到今天,我和保罗还时常在周末的晚上,把孩子们早早打发上楼,做一顿我们两个人非常爱吃的东西譬如橄榄烤鸡,然后端到客厅的电视机前去享用,这也算是对过去的学生生活的一种怀念和延伸吧。

  张爱玲说:“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嚥了下去,滋味个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满地狼藉的黑白的瓜子壳。”我倒不这么认为,因为我留下的照片是给将来的自己看的,就像现在正手捧?老相册回忆旧时光的我们。每一张的照片都记录了一段成长的足迹,我可以回忆起当初那些年轻的心情。我感到很庆幸的是,我有一个可以和我分享这些美好记忆的人,那就是我当初的同学、现在的丈夫保罗,我们见证了彼此的青春,一起长大,也正在一起慢慢变老。

  如今,青春只留下了背影。在慨嘆之馀,我也知道,人生是一条单行线,这都是生命里不可避免的必然前行。

  我对保罗说,让我们来组织一次同学会吧,又是多少年各奔东西。他想了想,说,好。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