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庄周梦蝶/李忆莙

  我家客厅有一幅《庄周梦蝶》水墨画,是我最心爱的。庄周的脸孔设色很淡,身子和衣裳仅用干干的几笔勾勒,画面超过三分之一是空白的。庄周浮在云上,而那些云竟是墨黑和灰蓝色的,从左至右呈三角形地佔据了画面的一半。墨?润湿,一派水乳交融,但对照那干干几笔的庄周,却又有几分浓云薄雾的太虚境界。庄周梦见的那隻蝴蝶在左下方,以低速的姿势飞行。蝴蝶全身纯白,想必是画家为了要表达梦境的虚幻罢。

  那年,老友顾兴光在电话里说,他的画家朋友要送我们夫妇一张画,就从他寄存在我们家里的那批画中任选一张。于是我便选了《庄周梦蝶》。裱好装框后挂在厅上,我天天看,好像天天的感觉都不一样。有时看?觉得有股闲情逸致之气在瀰漫动流,尤其是那隻蝴蝶,飘飘然的,十分轻松惬意的样子。有时又觉得潜藏茪侦筜F西,似乎是压住点不甘。也不知道是因为画家的造诣气魄,还是我的心境变化不定。越来越喜欢这幅画,想来也是因为此罢。《庄周梦蝶》的寓言,歷来都有?许多不同的解释,这都得拜道家的空灵思想所赐。人生沧桑如梦,梦如人生。中国人关于梦的经典多的是;解释生命,判断人生,无非都是春梦一场。

  庄子的哲学思想——物化,兴许是最高境界的精神导向了。它既是不可说的道,同时也是哲学论点。庄周梦蝶,醒来后,分辨不出是梦见自己变成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庄子提出放下执我,是认为物我界线是可以消除的。而“彼我同化”,则为万物合一的精神境界。但也有人解读为:梦是幻境,不是真实的,所以庄周是庄周,蝴蝶是蝴蝶;梦与现实是两码事。那意思就是:人是不可能确切地辨别真实和虚幻。

  而我是个中文字毒很深的人,当然是从文学的角度出发。所以清代作家张潮在《幽梦影》中,对庄周梦蝶的诠释:“庄周梦为蝴蝶,庄周幸也;而蝴蝶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最深得我心。他的观点是:庄周变为蝴蝶,自由飘逸,是飞向极乐世界;蝴蝶变为庄周,是掉落喧嚣的尘世。一是超脱成仙,一是坠落凡尘。分别可就大了。张潮的精闢见解,是一个文学家对人生意义的诠释。他处世潇洒,对生活的追求和审美自然有他的一套。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不就是那么短短的几十个字,竟教歷朝歷代的人们衍生出许多不同的解释。想来也唯有中文才能有那么多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难怪有那多爱玩弄文字的人,精心经营这门技艺而乐此不疲。连西西那样的文人也在解释庄周梦蝶。她谈论了一番人和蝶互通互化之后,笔锋一转,竟说到了睡眠。她说人在睡眠时才会做梦。而抗拒睡眠的无意识引导人类仰望天空,渴望飞行。然而人类是不会飞的。最后她总结:庄周梦蝶,是人类抗拒睡眠的无意识——这庄周梦蝶啊,看来还得流在悠长的时间长河里,让人持久玩味。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