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借《金丝雀》回望东映70年光影

  图:纪念东映七十周年的《北方的金丝雀》

  不知是否某种集体意识的反映?近来两部在香港上映的日本电影都在讲某种回归小岛的故事。早前大张旗鼓宣传的《东京家族》以濑户内海的小岛作为家族的原点,紧接上映的《北方的金丝雀》则以北海道北端的利尻岛作为恩怨的舞台。两部电影都是某种“纪念”性质的作品,更让这种小岛的意象显得耐人寻味。

  由吉永小百合主演的《北方的金丝雀》,讲的是一件悲剧持续二十年的影响。她扮演一位刚刚退休的图书馆职员,刑警上门查问一宗杀人案件,勾起了她二十年前在北方偏远小岛教书的往事。因为一个旧生涉案,令她回到北海道寻回当年的六个学生,让大家都要正面让主角放弃学生逃离小岛的往事。

  吉永回小岛揭真相

  电影是改编自《告白》原著作家凑佳苗的短篇,同样是教师、学生之间某种课室角力,这次是在优美的歌声下悄悄进行,不同人不同的角度的回忆,是完全不同的“真相”。北方厚厚的云层,和随烈风吹来的雪粉,更是让这个现代“罗生门”显得压抑。

  演绎这个压抑阴柔故事的吉永小百合,应该是现时活跃的日本女星中最老资格的一位了。由小学六年级开始拍电视,十四岁初登大银幕。吉永小百合曾经是日活电影公司的招牌清纯少女明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主演过七十多部电影,其中有不少银幕形象如《污泥中的纯情》、《潮骚》等,在十年后被山口百惠复製一次。不过香港观众记得的吉永小百合似乎是始自八十年代的《细雪》,她演大坂船场莳冈家的三女雪子,成为日本传统美女的代名词。事实上,她在银幕魅力的确要到八十年代才到高峰,之前更多是活泼的少女形象。而由《细雪》开始,一连串如《天国车站》、《梦千代日记》等在香港上映的作品,她才以色艺俱全的姿态在示人,甚至在《映画女优》一片中演绎传奇女星田中绢代。

  保最年轻影后纪录

  不过由吉永小百合这样一个女星来挑起东映六十周年纪念作的大樑,对于看过一些东映作品的观众来说,还是有点感觉怪怪的。因为这间战后成立的娱乐王国,是以阳刚作品为主流,六、七十年代大拍古装武打和黑帮动作电影,曾经是日本旅游卖点之一的东映太秦映画村,就是当年的遗产。如果要找一个东映的代表女星,可能要数到五十年代拍喜剧的美空云雀。不过近年日本电影公司间的特色已经模糊,除了松竹还有坚持创作的山田洋次保有某种久远的“庶民剧”传统,其他公司的出品其实都没有多少特色可言,早已不是大量拍摄类型片年代的泾渭分明。于是由二十多年来不停合作,也算是现时最压得了场的吉永小百合主演周年纪念作也算是合情合理。

东映与中国渊源甚深

  吉永小百合曾经保有一个纪录。日本最年轻的最佳女主角奖得主,十七岁时主演日活出品,浦山桐郎导演的《有化铁炉的街》而得到。这部电影是日本电影中的异类,因为在描写低下层生活之馀,更指出日本韩国侨民的“光明出路”││回归朝鲜。有点像五十年代初香港的进步总是鼓励大家回国建设一样。这种在冷战年代和敌对阵营眉来眼去的作风,倒和东映有点异曲同工。

  说起来,东映可能是和中国电影,尤其是新中国渊源最深的一间日本电影公司。在五十年代初,东映初创之时,吸收了大量由中国归来的电影人。他们都是在二战时去到东三省加入日本人成立的“满映”,二战结束后又参加中共的东北电影製片厂,担任各种职位,直至解放后的五十年代初才陆续回国。这些人不少是日本电影界的左倾人士,迫于旧日本秘密警察的压力才西渡“满洲国”。其中有战前已和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等人齐名的名导内田吐梦,他直到一九五三年才回到日本,续而加入东映。但这间员工有强烈左派背景的公司,却是日本电影公司中最彻底贯彻娱乐至上的一间。

  从东映作品主题的发展,其实可以见到类似二十年后香港某些类型片发展轨?。五、六十年代,东映作品都是以古装的“时代剧”为主导,可以是喜剧、武打,或是所谓的“任侠”电影。虽然间有内田吐梦的《飢饿海峡》这样的社会剧经典,但让观众逃避现实的古旧日本,始终是他们不断打造的梦。不过,同样是这间公司,在七十年代由深作欣二导演的《无仁义的战争》系列开始的一系列“实录电影”,把由六十年代开始已经大行其道的日本黑帮片电影带进一个新纪元。从此再没有好的黑社会对抗坏的黑社会这样的美好故事,所有的黑社会都是不择手段的坏蛋……叫好叫座的《无仁义的战争》系列,和《飢饿海峡》一起成为歷年来评价最高的东映作品。现在想起来,若果深作欣二还在生的话(他只比山田洋次大一岁),东映六十周年的纪念作,会不会是一部深作欣二的作品呢? 文:行光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