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大颁长期服务奖 员工见证沧海桑田

  图:左起:邵鹏柱、梁怡、程门

  幼时抬头看师长前辈,只觉他们生来就是这个年龄。直到岁月开始改变自己的面貌,才知误读之甚。香港中文大学长期服务奖获得者梁怡,将大学中度过的四十年,付诸轻描淡写一句──“刚来的时候,我是最年轻的一个,现在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了”。

  香港中文大学早前举行2012年度长期服务奖颁奖典礼,表彰五十六名任职满二十五和三十五年的员工。其中四十九名获得二十五年长期服务奖,七名获得三十五年长期服务奖。三位获奖人,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研究教授梁怡、屋宇设备组的物业经理程门、中大生命科学院教授邵鹏柱近日接受访问,分享与中大一同成长的经歷。

  火车是惟一交通工具

  三十五年,在梁怡的眼中,大可用上“沧海桑田”四个字,“那时候沙田未填海,也没有这么多楼,到处都是山”。他犹记火车是惟一联繫大学和外界的交通工具,为挤上一个钟头一班的火车,同学们不仅需要贴身而立,还常常被挤到楼梯,需要抓?扶手才能站稳。

  说起火车,同样身为中大校友的邵鹏柱,对“追火车”印象颇深。当时身在新亚书院的他和同学们,常常要从山顶,经石阶和捷径一路飞奔到火车站。也常有远观火车缓缓开走,捶胸顿足的经歷。

  对于交通不便,梁怡倒认为未尝不是件好事,“那时候出去麻烦,书院规模也不大,同学老师整天在一起,气氛很好;不像现在,规模大了,同学间疏远了”。在邵鹏柱的记忆里,三十年前的新亚书院“很多人文讲座,也有很多作家、学者过来”,洋溢?浓浓的人文气息。那时候的大学生还会为文章和诗歌迷醉,为理想振臂高呼。他们或许还在中大的山中叫喊?唱?歌,如果累了,“就用电饭煲,甚至洗干净的垃圾桶煮宵夜”。

  从学生到工作,两人最大的成就感,均是看?学生成长。部分进入香港、内地、海外的高校继续研究。方觉中大青山绿水不负自己,自己亦无负于中大。

  学院落后如石器时代

  一九七七年,当梁怡开始任教,邵鹏柱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十七岁的程门进入中大管理处当技工,与当时眼高于顶的大学生不同,他必须每天从山下走到山上,一层层楼地开关中央空调。“走一趟就要两三个钟头吧”,遇到周六前辈休假,还得加码。重复而辛苦的工作,让他心生愤懑。刚工作时,他曾抱怨“为什么总是我去跑”,亦嘲笑当时的崇基学院落后得犹如“石器时代”,大学生穿?有如五四青年。

  不过工作总得做下去,程门学会告诉自己,这份工作就是,“给人工让我行山”,再加上校园实在太美,学生哪怕是否自恃甚高,终究涉世未深淳朴可爱。他一步步从技工做到物业经理,SARS期间,更和其他十馀同仁,仔细检查入风口,防止疫情在校园内传播。

  程门觉得,最大的福报,是两个孩子也在校园里长大,满目青山,满心单纯。直至零六年中大为三三四建康本学术园,拆除了职工宿舍,方才搬离。“现在交通方便,可以不需要宿舍了,但搬出去的时候,孩子有点捨不得,毕竟在学校呆久了,有点不识人间烟火”。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