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日股日债爆煲恐累全球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退市言论炸散股市。昨日日本股市债市出现震盪,日经指数下跌一千一百馀点而逾百分七,亚洲主要股市均下跌,其中港股跌掉近六百点,约为百分二点五。欧美股市亦随势下跌,可说是一场全球性的小股灾。与此同时,日本债市明显下挫,十年期息率曾急升至约一厘。值得关注的倒是日本经济,必须注意背后是否含有更深层及结构性的因素,从而成为更巨大和更根本调整的先兆,如是则全球财金经济均将进入多事之秋。

  日本股市在去年末实施“安倍经济学”的新一轮大规模量宽以来,便急升不止,单是今年来日经指数已上升约四成,成为全球领涨者而一洗多年的沉滞。但因日本经济疲不能兴,令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间出现了明显背驰,表示泡沫化程度甚高且日高。即使半年来日圆兑美元已大贬逾二成,但日本出口依然疲弱,外贸逆差未见扭转。今年首季日本GDP虽增长了三个多百分点,表面看似情况不差,实则停滞问题远未得真正解决:增长主要是由私人消费支撑,仅此项便佔了二个多百分点,且其中颇有泡沫成分。对消费多增不少意见认为是股市兴旺带来的财富效应,但市场泡沫带来的消费增加亦有泡沫味道,而且凡泡沫必破,日后便有爆泡时带来的负面影响,徒然增加了消费及宏观经济的波动。何况其他方面全无经济转旺迹象,如通缩依旧在,而投资竟录得负增长。在这些情况下,预计消费及GDP的较高增长难以持久,很快便将重新转弱。

  日本的情况或许比较极端,但实体经济与股市兴旺的强烈对比,在欧美同样存在。今年来欧美股市便上升不少,美国、德国的股市还创了歷史新高。欧洲经济已陷于衰退中,而股市照升确不可思议。这些怪现象乃发达国核心地区欧美日等,均竞相印钞买债并实行超低息大量宽的货币政策,导致热钱横流资产泡沫膨胀。由于这个共同性,令日股震盪的传感性更大,国际市场很易便被引导进入调整期,从而产生了巨大的连锁反应。更深层的意义是:股泡爆煲再一次显示了,发达国以印钞买债等措施来救经济促復甦,实无异于饮鸩止渴,实践更证明其刺激经济效用不大,反而其副作用毒性勐烈,并可随时发作,令人防不胜防。这显示西方虚拟金融资本主义发展至此,已到了泥足深陷难以自拔的境地。

  目前日本面临的问题除了股市泡沫外,同样或更为严重的是国债泡沫。日本国债对GDP比率已逾两倍,乃发达国中最高者,税收已只佔财政开支的一半,靠借债度日的程度日深。另一方面,日本债息却出奇地低而令市场高度扭曲:买债的回报与所承担的风险远远不成比例。但这种格局或已被“安倍经济学”的实行打破:日圆大贬及发债急升,已令外国及日本投资者感到不安,开始卖债抽资。近期的债息上行,若持续不停将会带来严重影响,包括触发日本的财政危机。

  ○七年美国的次按触发了金融海啸,三年后在一○年随欧债危机爆发,焦点转到欧洲特别是欧元区去,再三年后的今天,焦点很可能要转到日本来。日本乃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和主要的外贸及资本输出国,若出事其震盪力不容忽视。由于经贸交往至为密切,东亚地区更将首当其冲。由日本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将比九七年的更具杀伤力。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