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桥下彻死不悔改“底气”何来

  日本极右分子桥下彻“慰安妇必要说”一出,举世哗然。在国内外一片谴责、抗议中,联合国终于发声,其人权组织下设的反酷刑委员会决定,将向日本政府发出一份质询书,要求日政府就桥下彻言论作出解释和评价,并就慰安妇问题作出正式表态。

  从安倍的“侵略未定论”到桥下彻的“慰安妇必要说”,日本右翼频发异端邪说,已然成为一种流行的时尚。比这些言论更为可怕的是实际行动,安倍政府通过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村山讲话”、篡改教科书等一系列动作,推动突破和平宪法,復兴军国主义。相对于日本復兴军国主义的图谋,联合国的声音显然来得太晚。即使是一迟到的声音,还不是来自联大或安理会,而是其人权委员会下属的分支机构,力道显然太弱。

  桥下彻对待慰安妇的态度可谓丧尽天良,违反伦常。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这都是一剂足以致命的政治毒药,给政客仕途画上句号。但在日本却迥然不同,桥下彻大坂市长、维机会共同主席的位子坐得稳稳当当,社会上一众死硬追随者,不遗馀力地为其吶喊助威。面对日本国内的群众示威、妇女团体的抗议、本党党员的辞职,以及中、美、韩“人性灭失”、“侮辱歷史”、“侮辱人类”、“肆无忌惮”、“令人不齿”的强烈谴责,桥下彻选择的不是退让、辞职、道歉,而是直面“反驳”,甚至拿美国佔领日本期间曾用日本女性作慰安妇为论据作辩护,其猖狂程度令人髮指。

  若认为桥下彻的言论仅仅是“口没遮拦”,显然高估了他的人格。他国政客也曾出现过这样那样的“口误”,接下来便是忙不迭地道歉,请求原谅,辞职担责,至少也要“冷处理”,以求风波平息而自保。桥下彻却反其道而行之,在显而易见的道理面前百般“辩护”、“抵赖”。桥下彻从来就不认为自己出现“口误”,而是在清醒状态下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他所追求的正是这种“流氓”加“泼妇”的“政治狂人”形象,外界的“台阶”对他来说倒是一种侮辱了。

  桥下彻的“底气”来自病态的社会。若把日本种种右翼言论视为一小撮政客和一部分民意,那就大错特错了。日本的现实是自上而下的“全面右转”,社会上虽然不时爆发示威抗议,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理性声音,但都不是主流。在政客一片狂热的鼓噪声中,日本社会已重新燃起“帝国梦”。在这种大潮中,任何言论,那怕其有违人类伦理纲常,只要是为歷史翻案,都有市场,都有“铁桿”拥护者。

  桥下彻的“底气”来自扭曲的政府。对桥下彻的谬论,批评最多的来自日国内反战人士和饱受美军滋扰的沖绳居民,来自中、美、韩社会各界,但没有一句是来自日本政府的。日本病态社会造就出一批扭曲人格的政治家,“慰安妇必要说”与政坛流行的其他否认侵略歷史的言论同出一辙,安倍内阁是支持的。

  桥下彻的“底气”来自软弱的国际社会。放任日本“右翼”恶性膨胀,威胁亚洲和平与安全,是全世界的不幸,更是联合国的失职。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