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三年困难因“逼债”“自然灾害”?/余仁杰

  看电影《一九四二》时,自然勾起自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代过来的人们对此后三年大饥荒的痛苦回忆。紧接?许多人不禁要问:造成一九五九、一九六○、一九六一三年大陆经济困难、非正常死亡三千多万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真的是“严重自然灾害”、“苏联逼债”吗?

  四月十五日《羊城晚报》为此刊出《那些年,苏联“逼债”了吗?》的专文,被多家文摘报刊转载或摘编。该文回答人们的疑问:对于造成所谓的“三年经济困难”的原因,“苏联逼债说”是一个长期的舆论观点。可是,迄今为此,没有任何文献能够证实“苏联逼债”的存在,官方正式文件也从未正式谴责过“苏联逼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四年,平均每年还债数额仅为十亿元人民币,而一九六二年,中国对外援助六十九亿多元人民币。大饥荒的一九六一年,援外支出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

  当年解释三年困难的主要舆论观点是“严重自然灾害”。对此,早有气象学界权威专家公开予以否定:我国辐员辽阔,各种大小自然灾害每年都有所发生,但受灾的区域都有限,不可能是全国性的;在整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一九五九、一九六○、一九六一三年恰恰是自然灾害发生相对最轻的年份。这我们可查找国家歷年大事记中得到证实:这三年中确无大面积的天灾或大地震的记载。

  其实,造成三年困难的真正原因,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歷史问题的决议》中已经基本给出答案:一九五八年,党的八大二次会议通过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及其基本点,其正确的一面是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迫切要求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状况的普遍愿望,其缺点是忽视了客观的经济规律……由于对社会主义建设经验不足,对经济发展规律和中国经济基本情况认识不足,更由于毛泽东、中央和地方不少领导在胜利面前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急于求成,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试点,就在总路线提出后轻率地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誌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氾滥开来。

  这里顺便要提一下的是,“大跃进”时期左倾氾滥虽是全国性的,但各省程度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后果也就有所不同,这取决于那里的领导人。如湖南省在周小舟任书记期间,左倾那一套并不严重,使全省百姓的口粮得到保证。笔者所在的浙江省,当时书记江华、省长周建人的头脑都较清醒,全省粮食生产情况正常。杭州的餐饮行业是内地最后一个实行吃饭收粮票的城市;三年困难期间,安徽等邻省飢民都涌入浙江各地讨饭……当时上海粮食也出现紧张,也有饿死人的事发生,书记柯庆施就向江华要粮,江华以无计划供应上海、上海粮食“高产卫星”多为由予以拒绝;后经周恩来做工作,调给上海大批粮食,这使浙江也一度粮食紧张。

  造成三年困难、饿死人数以千万计的深层次原因,其实还是个制度问题。当时某些领导人搞个人专制,把“民主与科学”抛到九霄云外;他们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我为本”。如果他们讲民主,早听取彭德怀等人的意见,就不会饿死那么多人。今天强调民主、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等等,显得尤为重要。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