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羽毛的重量/肖 飞

  最近,日本的平衡大师五十二岁的美代子在西班牙作了一次惊艷的平衡绝技表演。在以蓝色为基调的舞台上,优雅的美代子?一袭乳白色吊带长裙,在纾缓如水的背景音乐里,在地板上用灯光划出的圆圈中,开始了她堪称惊美绝伦的平衡表演。

  她右手捡起一根长不足一尺的洁白的羽毛,轻轻地放在左手抓?的长长的棕榈秸秆顶端,然后再用另一根秸秆挑起,随?秸秆越来越多,平衡系统越来越难控制。于是,每根长约两、三米的秸秆通过她的手和脚,一根连?一根,一根托起数根,共用十二根秸秆完成了一个立体的支架,整个支架所支撑起的平面竟达约七、八平米。此刻,观众和评委被美代子的表演彻底地惊呆了,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平衡,稍稍失去平衡,整个立体支架就会瞬间散落。可就是在她柔软的平衡中,一根根棕榈秸秆像是黏了胶一样,紧紧相扣,形成一个美丽的整体。从录像上看,此时的表演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憋住了呼吸,鸦雀无声,他们生怕自己喘出一口气来,会将这个立体支架吹垮。纾缓的音乐并没有让人们的心平静,而是更加快了心脏的跳动。这时,美代子将支架轻轻地托起,稳稳地摆放到自己的髮髻之上,随?音乐,她转动?身姿,支架也在转动,羽毛在第一根秸秆上轻盈地舞动。这时,场下掌声雷动,人们从未见过如此柔与美的诠释。

  正当人们以为整个表演已经完美结束,音乐却戛然而止,只见美代子用自己的右脚轻轻地踩踏起地板上最后一根棕榈秸秆的根部,秸秆被立了起来,和地板垂直成九十度角,美代子将双手托?的立体支架竟然放置在直立?的秸秆顶端,她松开双手,整个作品竟然稳稳地立在那儿,形成一个完全静止的时空。人们已然感觉,这些秸秆都是有生命的,童话般的支点便是一位健壮的男性舞者,他凭?力量托起一群舞者,而第一根秸秆上平躺?的羽毛便是平桢颡k性舞者手臂上的少女舞神。这时,掌声再起,人们再次被这精彩的表演所折服。就在人们再次以为整个表演已经结束,美代子却大胆地抽出身去,缓缓地走近放置?羽毛的那根秸秆。她凝望?羽毛,像是在凝望?一个鲜活的生命。她轻轻地取下羽毛,奇?再次出现,整个支架竟在瞬间哗然散落于地,那散落的秸秆正如同背景音乐里的一个个音符,洒落一地,那么地唯美。音乐在地上流淌。

  心静,心才能定。心定,心就不乱。但我无论如何不能理解美代子竟然能做到如此地心静和心定,是什么力量让美代子将所有的杂念收起,收得是那么地果断而坚决。我可以断定,当时的美代子只要存有一丝的杂念,就绝不可能找到那些无生命群体的平衡点,她的手会抖,她的心会乱。但是,此刻,她的心是宁静的,宁静得近乎冷漠,她牢牢地把握?自己生命的平衡。

  我们在生活中总是为寻找生命的平衡而苦恼,其实,平衡就在每个人的手中,只是我们不太知道该如何摆放,如何弄清生命中的万物孰轻孰重。

  任何的物体都有重量,即便是一根羽毛。我们之所以看不起羽毛的重量,是因为我们总是习惯于用经验去掂量一根羽毛,而不是将之置于一个关键的场合来检验。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泰山之重,源于一粒粒灰尘集沙成塔,同样,只要将数以亿万计的羽毛聚集在一起,定会有泰山一样的重量。对羽毛的轻视,是因为人们的短视,是对每一个微小个体的轻视。

  我们的每个个体正如同一根羽毛,在十三亿人群中如沧海一粟。正是因为很多的个体对自己的轻视,感觉不到在十三亿人中的重量,才总是会有一些人做出有违社会道德的事情。

  岂不知,当你每每做出一件件有违社会责任的事情,正如同那根秸秆上的羽毛被轻轻取下,整个群体乃至整个国家的形象便会因此而大打折扣。任何人都应当成为那根棕榈秸秆上的一根洁白的羽毛,为整个立体支架的平衡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