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凭谁来定通识卷优劣(下)

  通识科从高补时代只有数千人修读的小科目,发展为今日七万多人应考的新高中必修科,当中转型带来的问题必然需时调适,方可精益求精。正如本人在上一篇文章提及,评分时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包括:“控制卷”制度令评卷员倾向给予“安全的分数”,评卷参考只就不同层级作简单描述,阅卷员未必专精所批改题目涉及的教学单元,教学经验尚浅者亦可担任阅卷员,阅卷员过分依重文章套路和推论技巧等作评分重点,“双评卷制度”下两位阅卷员或同时错判等。

  首先,笔者不肯定“双评卷制度”下的两位阅卷员是否随机组合,倘真如此,实有改善空间。在经验教师不足的情况下,当局可以尝试将经验浅的或初任阅卷员的,跟资深的或批改往绩稳定的阅卷员分为两组。由经验不足者评改的试卷,其第二次评分必交由资深者负责。这样一方面可以避免考生试卷同时由两位经验尚浅的阅卷员评分,减少错判机会,另一方面也可以后者监察前者的表现。当两次的评分出现差异,第三评的负责人不应随机分派,而应由更资深或高级的评卷员负责批改,以便更准确地处理这些“奇难杂症”。

  至于阅卷员的分派,当局应要求他们报名时,填写曾任教的教学单元,以及该单元的教学年期。此外,更可要求他们填写较有信心或期望批改哪些单元的题目。虽然现时不少的试题都有跨单元成分,但其实当中多会以某些单元为主,部分题目更只会涉及较少单元,所以按上述原则分派,应该可以推行。当阅卷员批改自己熟悉和有信心的题目,自然更加准确,也更有能力辨识考生千差万别的答案。

  评分准则难以掌握

  除此以外,现时评卷参考的指引过于原则性,样本亦只显示某些可能出现的答案和表现方式,可能令部分阅卷员难以掌握评分准则。在这样情况下,评卷员很可能只能靠文章套路和推论技巧等准则评分(如以为驳论一定要在文章后半部,殊不知每一段也可融入驳论的成分),心中也自设一些评分准则。结果,本应是开放和没有标准答案的评分过程,或会出现“异化”,不同评卷员各自按自己的理解评分,形成一定差异。以陈冈博士在公开试答卷的论点为例,有人认为他的论点不合乎题目“检测结果的使用”这个题目要求,但笔者及不少老师就有另外看法,当中的主观性可想而知。因此,只按是否扣题,内容是否合乎“检测结果的使用”的题目要求去评分,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更重要的是,以我所知,陈冈博士的论点,在一些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或一些讨论基因检测资料使用的的专门著作或论文,都有提及,但评分者未必一定掌握这些知识。结果有认识的和没有认识的各自按自己的理解和知识范围评分,错判机会就更大了。因此,为收窄评卷员的知识差异,当局有必要尽量列出一些可以和不可以接受的观点。更要有一专家小组,在评分过程中不断发掘这些可能出现的观点,然后通报阅卷员,以收窄评分差异。

  要言之,只要各方同心协力,集思广益,当可为通识这个可能较为主观的评分过程,制订较客观的评改机制,以切合社会对考评准确性的期望。

  香港通识教育会副会长   黄家樑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