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黄金花四重唱》

  图:一班退休音乐家再踏台板,激起他们心中的热火

  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威尔第(Giuseppe Verdi)今年二百岁冥寿,他除了创作一连串著名戏宝,封笔后也为音乐界做了一件善事。他名成利就,生活无忧,但发觉晚景凄凉的音乐家实在不少,于是出钱在米兰兴建专为音乐家而设的安老院,并在遗产中拨出版税作营运资金,此安老院俗称Casa Verdi。英国指挥家Thomas Beecham有样学样,在英国成立Beecham House,就是德斯汀荷夫曼(Dustin Hoffman)导演首部作品《黄金花四重唱》(Quartet)的背景。

  《黄金花四重唱》原为英国剧作家及电影编剧Ronald Harwood的戏剧,今次改编电影由他撰写剧本。Harwood的电影或戏剧作品不乏古典音乐的题材,例如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的《钢琴战曲》(The Pianist),以及先为戏剧、再拍成电影的《指挥家的抉择》(Taking Sides)。

  Beecham House于每年威尔第生忌都由院友筹办大汇演,门票收入是安老院经费重要来源,但一位巨星因病退出,令销情欠佳。红极一时的女高音Jean刚到安老院,她的出现令男高音Reg大为不安:他们有过一段婚姻,只维持了九小时,却令Reg心碎一辈子,从此不唱首本名曲,威尔第歌剧《弄臣》(Rigoletto)的《女人真善变》。Jean、Reg、好色的男中音Wilf及大笑姑婆女中音Cissy四人,原来是上世纪演《弄臣》的梦幻组合,若Jean答应在大汇演跟三人合唱《弄臣》的四重唱,保证能满座,但追求完美的她会否答应?Reg能否抛开怨恨,与Jean破镜重圆?

  瑞士导演Daniel Schmid曾在一九八四年拍摄有关Casa Verdi的纪录片,名为《托斯卡之吻》(Tosca's Kiss),相信Harwood一定看过,因为《黄金花四重唱》中,院友准备《茶花女》(La Traviata,亦是威尔第作品)的“饮酒歌”,唱得七零八落,在《托斯卡之吻》有相同场面,是同一首歌。虚构的《黄金花四重唱》与纪录片《托斯卡之吻》的最大分别,并不是真实与虚构,而是院友们有否意识到摄影机的存在。

  退役歌手的真貌

  Casa Verdi的真实荣休明星,在镜头前生气勃勃,绝对是因为外来人的注目,为他们注入强心针,自觉地要为镜头表演,诚如导演Daniel Schmid在访问所言,这些老人家都尽力保持状态,等待任何剧院来一个电话,他们就能即日出骚,虽然根本没可能会找他们。影片开头,一位男高音,以十成状态唱了连现役男高音都怕怕的《威廉泰尔》(Guglielmo Tell)的一小段。另一位男中音,在储物室拿出自己《弄臣》的戏服试穿,立即当是正式演出般献唱,交足声也交足戏。

  当然《黄金花四重唱》不是纪录片,没有一个外来的纪录片摄影队,但还是有年轻人来听Reg介绍何谓歌剧,不论是四位主角,还是其他院友,都不会像《托斯卡之吻》的真实歌唱家般随时能唱,甚至强迫外人看他们表演,《黄金花四重唱》的院友,几乎个个都是无心无力,只剩一两成武功。《黄金花四重唱》的Beecham House金碧辉煌,院友的生活优雅得像贵族,也令不少观众觉得他们的生活过得不错,但作为艺术家,他们只是废物,所以从角色描写来看,笔者不觉得编剧Harwood或导演德斯汀荷夫曼,能准确地让观众看到在此特殊的老人院中,特殊的住客有什么特殊行为,因为做不到这样,又何必用到这背景呢?

  似乎只得法国影评,能立即指出《黄金花四重唱》和一部法国旧片《日之将尽》(End of the Day)十分类同。《日之将尽》是杜维威(Julien Duvivier),即《逃犯贝贝》(Pepe le Moko)及《舞会请帖》(Dance Programme)的导演,拍于一九三九年的作品。讲的不是音乐家,而是话剧演员的安老院,同样有一位昔日巨星成为新住客,他是多情种Saint-Clair,于此安老院重遇多位“战利品”。安老院也是面临倒闭,幸得传媒报道筹得善款,得以继续营运,院友怎样报答善长?就是举办大汇演,也是《日之将尽》的高潮。

  “黄金花”太过温暖

  《黄金花四重唱》的Reg,角色设定颇像《日之将尽》第二男主角Marny,和Reg一样,Marny富书卷味,犹如安老院的知识分子,Marny同样因为太太爱上别人,抱憾终身。太太爱的就是Saint-Clair,她后来因为“意外”被猎枪打死。擅演悲剧的Marny深具实力,但一生都红不起,声名被Saint-Clair所盖,此点经常被喜剧演员Cabrissade嘲笑。Cabrissade由法国影坛的经典“烂佬”Michel Simon饰演,口无遮拦、爱耍无赖的性格,就像《黄金花四重唱》的Wilf,Reg同样是Wilf的欺负对象。

  两片的类同到此为止,《日之将尽》是充满人生残酷的悲剧(杜维威一贯风格),《黄金花四重唱》则是一部轻松之作。《日之将尽》以大约五十岁的演员去演老年角色,《黄金花四重唱》则能用七老八十的老戏骨去演,饰演Reg的Tom Courtenay就是六十年代新英国电影的重要演员,名作包括《长距离跑手的寂寞》(The Loneliness of the Long Distance Runner)及《Billy Liar》。很多配角由现实中的退休音乐家饰演,例如饰演Jean的死对头的,是数年前来过香港的英国女高音Gwyneth Jones。至于扮演Jean的玛姬史密夫(Maggie Smith)是《黄金花大酒店》(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的第二女主角。香港发行翻译片名时,喜为同一演员主演的电影配上相同用字的“惯例”,这可能是为原片名《四重唱》加上“黄金花”的因由。不过就算没有玛姬史密夫,以后此类以老年人为题材的“银髮族”或“婴儿潮世代”喜剧,相信都难逃“黄金花”之名。《黄金花四重唱》的喜剧节奏、演员投入、不顾身世的演出,都令影片朝气勃勃。将老人家描写得暮气沉沉、了无生气,固然是一种陈腔滥调,但为了争取银髮族观众,拍刻意阳光的“黄金花”电影,又会否成为另一种陈腔滥调?不是说《黄金花四重唱》是一部不好看或失败的作品,但惟有看过《托斯卡之吻》及《日之将尽》,才会明白如何将老年题材拍得发人深省。

  文:刘伟霖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