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师爱“臭”不爱钱/郝金红

  国学大师章太炎生平有两大爱好,一是吸纸烟,另一个爱吃臭。尤其是他这个以臭为美的嗜好,让人目瞪口呆之馀又忍俊不禁。

  章太炎对中医也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对《伤寒论》的研究,更有独到之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名医陈存仁曾经拜章太炎为师学中医,所以,他对章太炎的生活习惯是非常了解的。他在自己著述的《师事国学大师章太炎》一书中写到了章太炎爱吃臭的癖好:“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是带有臭气的卤製品,特别爱好臭乳腐,臭到全屋掩鼻,但是他的鼻子永远闻不到臭气,他所感觉到的只是霉变食物的鲜味。”

  其间,陈存仁还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章太炎晚年住在上海,因为拿不到薪水,生活极其困难,有时经常遭到房东的奚落和威胁。有时被逼得急了,章太炎就写一幅字让夫人汤国梨拿到市场上换钱度日,但这样的次数是少之又少。一次,章太炎的朋友冯自由来访,请章太炎写“中华民国政府成立宣言”和“讨袁世凯檄”两幅字,并且说只要章写了,就可以得到润笔费二十块银元。章太炎当时正是囊中羞涩,就没有推脱,当即写了。这件事很快传到外面,上门求书者踏破了门槛。自然,润笔费也是节节攀升,有的竟然出价二百银元。但无论人家怎么求他,或者给再多的钱,他也不肯出手。

  一天,画家钱化佛来访。一见面,钱化佛就拿出一包东西,神秘地对章太炎说:“章公今天如果能给我写一幅字,这包好东西就是您的。”章太炎一开始很不屑:“就是再珍贵的东西,我也不会动笔了!”钱化佛哈哈大笑:“章公莫要过早地封了自己的后路,不妨先看看再说。”说完,打开那层牛皮纸,露出来几个黑色的臭咸蛋。章太炎以见,喜上眉梢,连连夸赞:“好东西!好东西!”说罢,一把将臭咸蛋揽到怀里,生怕钱化佛再拿走了一般。与此同时,从桌上拿起纸笔:“你要写什么,只管讲。”这一次,章太炎自然是满足了钱化佛的要求。

  抓到章太炎爱吃臭这一软肋的钱化佛,此后就经常拿?臭东西来找章太炎换字。还有一次,钱化佛带来一罐臭不可闻的苋菜梗,章太炎却如获至宝,欣喜地对钱化佛说:“有纸只管拿来写。”钱化佛要他写“五族共和”四个字,章太炎竟然一口气写了四十多张。后来,钱化佛又陆续带来臭花生、臭冬瓜等物,让章太炎又写了一百多张,而且提出落款不要署“章炳麟”,只署“章太炎”,章太炎居然无不听从。后来,钱化佛将从章太炎那里用臭物换来的手书一律十块银元转卖,据说赚了一千块大洋呢。

  虽然后来章太炎知道了这件事,加之当时生活的确拮据,夫人汤国梨就劝先生多为别人写字换得生活费,但很多时候章太炎吝于出手,有时人家出金一两百银元求得一篇寿序或墓誌铭,他也是嗤之以鼻。所以,即使他的书法很值钱,但可以为一个臭鸡蛋写字而不愿为百十银元折腰的魏晋名士风范,使得晚年的章太炎“鬻书生涯真十分清淡”(陈存仁语)

  章太炎这种爱臭不爱钱的处世之风,才是一代国学大师的真我风采,也是后人景仰他的真正原因。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