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山间樱桃带雨红/宋尚明

  晨起下了一场小雨,一小时后旭日和风,不用说,山里的樱桃又红得深了,不由生出春光易逝,倦游思归的情绪。樱桃渐红,芭蕉转绿,本是季节推移的体现,如若没有季节变换的消息,又何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诗意呢?  

  这几天,“山里的樱桃熟了”成了热门的话题,不早不晚,正是採摘的时候。想起去年,我们去“樱桃谷”摘樱桃的情景。那样的深山里,乱石丛生的山坡上,它生长得茂密,一株株一层层铺展在山谷,可谓是满山遍野。就连农家的院内院外,都种得密密麻麻。在初夏的清风里,樱桃树绿叶婆娑,果实红润,像好色的玛瑙一般,摘一串吃到嘴里,果浆流溢,甜到心头。

  我们去的时候,大樱桃树下正有人摘?,而小樱桃的树旁,却空无人迹。知情的人说,小樱桃是没有人要的。这么新鲜的樱桃,谁来谁摘,游人纷纷进山採撷,既体验了採摘乐趣,又可以吃到新鲜的樱桃。见过市场里卖的樱桃,极贵且少,不太新鲜,而到了这个山村,个儿大的十六元一斤,个儿小的才七元一斤,本地生长的小樱桃已经开始逐年淘汰。 

  山里的“樱桃谷”,不似诗人笔下的“秋娘渡”和“泰娘桥”那般美丽多情,在这里,樱桃树是山里人家的摇钱树。这里的各家各户都有院子,外表看庭院深深,往里走竟就曲径通幽地通连到山上,形成一座座园子。樱桃园依山成势,边缘为石垒的坝墙,高不足一米,成了各家随意划分的界线,也是为了方便管理。

  樱桃採摘的季节,吸引了收樱桃的果商。他们都把摊子摆在了村街上,说是要运到南方。有个现象很是奇怪:小鸟是喜欢吃樱桃的,可生长在这里的樱桃,好像并不招鸟儿吃食,是牠们都吃够了,再不爱下喙了吧?我和朋友一边摘,一边暗自思忖。

  孩提时,家里便种了棵樱桃,从开花到结果,不知大人嘱咐多少回,要记得每天赶一赶鸟儿,不要让牠们糟蹋。樱桃成熟的几天里,鸟儿比我们还巴望?,在树的上方飞来飞去,趁没人的时候将那半红的樱桃偷啄一口,那枚樱桃便落得个未熟先伤。那时的樱桃很小,不及现在的品种大,也不及现在的品种甜,更没有什么“大红灯”,还有“大紫”的类别。后来的小樱桃也被改良成“樱珠”,除了颜色有一点区别,它的个头与前身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樱珠”这个名字有些暧昧,让人想起古代仕女的唇,好听且十分生动,譬如吃樱桃时就得这样,不管你怎么个吃法,是必用“樱桃小口”的,樱桃对樱桃,很有几分高贵的姿态。  

  在水果家族中,一般水果铁的含量较低,樱桃却一枝独秀,卓然不群。其维生素A含量也是葡萄、苹果、橘子等一般水果的好几倍。此外,樱桃中还含有维生素B、C及钙、磷等矿物元素。樱桃虽好,但不宜多食,因樱桃属火,性温热而发湿,故中医有“热病及喘嗽者少食”的说法。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