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俊雄用默剧艺术书写人生

  图:陈俊雄即席表演,七情上面

  有人喜欢执著于言语的辩驳、力争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响亮、传得更广阔,有人却选择以静默发声,逃离喧嚣,静默可以是语言、是音乐、是故事、是情感……无声,有时更胜有声。默剧演员陈俊雄,默默演绎十六年,用身体朗诵对白,用表情演绎情感,用静默讲述人生。/文:本报记者 冯慧婷 图:本报记者 黄洋港/受访者提供

  默剧,是一种静默的艺术。1920年代末以前,大部分的电影都没有声音,角色们都挤眉弄眼,表情夸张,以大刺刺的肢体动作,好让观众了解内心想法与故事情节,当中以那个留?希特勒式鬍子、头戴小圆礼帽、手握枴杖、身穿绅士燕尾服、走路翘起臀部、动作滑稽、表情夸张的差利卓别灵(Charlie Spencer Chaplin Jr.),最为观众所熟知。他,是陈俊雄的偶像。

  崇拜默剧大师差利卓别灵

  在香港,默剧的确较少受到关注,未能如舞台剧、舞蹈等表演艺术那样为观众所熟悉。回想投身默剧表现的过程,陈俊雄说,多多少少都与对差利卓别灵的崇敬有关,但最主要,是想走一条较少人走的路:“因为少人做所以做,特别嘛,可以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当然也是自己喜欢的和能力可以做到的。”

  默剧最早出现于古希腊剧场,后来在市场、广场、或宴会中可找到作个人表演的默剧,艺人以夸张形体动作,戴上面具,随?音乐模仿各种人物或动物。陈俊雄说,刚开始接触默剧时,最难处是要刻意运用身体的各部分,往往最容易忽略的是下半身的动作:“默剧没有电视特写至某个面部表情,而是观众看到整个人在台上的表现,所以最重要是整体表现,肢体要与表情互相配合。”

  默剧表演重心并非单单“以动作代替说话”,它更强调“身体的模彷”,将一句话转化成一系列的动作,要有图像思维,思考如何形容一件物件、一种心情:“我们不是打手语,我们不能表达一句话,但我们可以表达听到一句话后的感觉和心情,要对人性有更深的发掘。”

  要做好模仿,就要观察,于是“八卦”成了陈俊雄的一个小习惯,就连坐在咖啡厅访问的时间,他亦不断“眼碌碌”周围望。“平时说话有很多表情,我们未必察觉,但现在要刻意去回想、留意,眼神、表情、口型都要观察细緻,甚至要夸大一切去做,以弥补不能用语言表达。即使坐在一间咖啡店里面的几个人,他们所做的事、表情都不一样,就算坐姿也不一样。”

  没有对白、没有文字,并没能限制默剧所传递的信息和感情,反而让表演者、观众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你、我、他,以至表现者自身,都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陈俊雄说,社会接受舞蹈、话剧较容易,因为有声音,较容易让人理解,看默剧思考需要更多,一方面演员有责任引导观众去想像,另一方面观众自身要投入、意会。

  路难行幸获朋友支持

  走过不同的舞台、演过不同的角色,陈俊雄说,最大的满足感,是站在台上被镁光灯所包围:“舞台灯照射在自己的身上,以及将你所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感觉特别好。每个人、或是每个新人,都会不停质疑自己所做的事,但当你站在舞台上,你必须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这就是信心。”

  尽管知音少,但陈俊雄依然坚持执著于此。他坦言,在香港做默剧始终难“搵食”,偶尔都会有“不如放弃吧”的想法,幸好,每次在气馁的时候,总会得到身边朋友的支持:“搵不到食,可以放低身段做其他工作支持自己的艺术工作,有时不能将自己看得太高,这条路是难行的,所以更要脚踏实地一步步行。”

  静默,并非无声,亦非无力。在烦嚣的生活中,陈俊雄为自己留一点馀地、留一块空白、留一丝静默,做一个“无言的诗人”,或者最能接近生活的美。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