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枇杷水果先/江初昕

  印象中,枇杷总是处于水果之先,因为好像只有等到枇杷尽情唱罢序曲之后,其他的李、桃、梨等诸多水果方才粉墨登场。枇杷的这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一直感染?我。

  枇杷树在经歷了冰天雪地之后,显得越发的青翠碧绿、生机盎然了。它仿佛按捺不住满腔的热情,不畏严寒,迫不及待把一树的花蕊尽情盛开。在百花待放,满眼枯黄的初春,枇杷一树的繁华便给人一种孤芳自赏的感觉。

  立夏过后,枇杷由青变黄渐渐地成熟了,那一串串蛋黄色龙眼大小的果实隐藏在墨绿色宽大的叶片里,缀满了整棵树梢,好在枇杷树枝粗干壮,盘根发达,才不至于像桃李树那样扭?柔细的腰肢,一副百般妖娆的样子。

  爱上枇杷这种水果是受到了好友张君的影响。

  张君乃一介书生,喜爱舞文弄墨,性格率直耿直,恃才傲物,嬉笑怒骂口无遮挡。但张君却又是性情中人,游山玩水、弄沙踏浪寄情于山水之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都因为爱好文学相识相知,彼此无话不谈。谈文学,话人生,饮酒喝茶。

  张君的房前有几棵枇杷树,那是他从某处石堆里移植过来的,如今也是挂果纍纍了。每年枇杷黄时,张君总会来电盛情相邀,美其名曰:枇杷诗会。我戏说自古有蟠桃盛会,採荷诗会,还不曾有过枇杷诗会的。张君笑答曰:趋风随雅,趣味相投就好。张君兴致盎然,扶梯携篮上树採摘,纵然没有了文人的儒雅。

  最终,张君怀才不遇,郁郁寡欢,应朋友之邀,下海做起了生意。不曾想商海暗礁潜伏,浪潮汹涌,张君惨败而归,回到原来的单位上班。再观之,言语谦和谨慎,沉闷少语样子,已无原先锋芒之锐气。找他玩耍,几近闭门不出。不几年的一天,应张君电话之约,和几位好友一同前往。

  张君家里已弄好了酒菜,说是整个告别仪式。他说自己已经辞职了,在老家苏南帮一个亲戚开工厂,酒酣耳热之际,我们一同回忆过去相处的快乐美好时光。过喜之后,悲切涌来。凉风戚戚,吾心幽幽,风雨无周,天地无留,戚戚草木何时尽,惜惜风雨无尽头。如今张君此去,不知何时相见。

  每年的枇杷黄了的时候,我总是追忆同张君採摘枇杷,聚集在一起吟诗诵读的日子。枇杷外貌也不“帅气”,而且吃起来比较麻烦,须耐?性情剥去外面的薄皮,而且果核大,所获不多。

  “可我喜欢枇杷敢为水果之先那种精神,不张扬、不粉饰,朴实无华的样子,再说,它还是滋阴养肺、止咳化痰的一剂良药呢!”张君的话语犹然在我的耳畔响起。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