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五月的风\姗而

  香港的五月已进入濡湿的夏季,风湿湿的,黏在身上总拂不掉。北京的感觉却只是暮春初夏。树倒是全绿了,枝叶都正长得旺盛,可是风是爽快的,早晚都有点凉意,得穿件厚点的衣服。女性穿个薄毛衣是最合适的,再围个薄丝巾,在这季节里一下子就风姿绰约了。人在这种风中思绪也变得清明,行行缕缕的不会黏在一起。

  就在这个季节这种心境中,走进了首都师范大学的女性文化论坛。我和参加论坛的那几位女学者素昧平生,机缘巧合她们读到了我的一些小说,认为值得一说,便组织了以两本小说为中轴、延伸至讨论我的创作的研讨会。过程简简单单,我既没有送礼又没有贿赂,几封电邮来往就把这事敲定了。接下去就是一系列的行政操作,终在大半年后有了这么一个论坛。

  参加者有十一人,有几名是正在读研的未来女硕士博士,个个谈得真诚、仔细,表述各有特点,观点别开生面。她们对作品的熟悉令我吃惊,我之前虽已读过一两篇评论,但来自内地学者的意见还是打开了我另一方向的思路。

  后来才知道这论坛隶属“中国网”,“中国网”又隶属国务院宣传口。她们已举行过多届海内外女作家的论坛,我有幸成了被她们研究的一名。

  一个写作人,虽已进入了不求名不求利的化境,但听到有人在这样一个层面论说我的写作,虚荣心还是免不了一颤。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