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本草网目.序》赏析

  有关李时珍的相貌,众说纷纭(参见2012年2月27日笔者在本专栏的文章:“潇潇风骨见精神──李时珍像小记”),但歷史上真正与李时珍见过面,并对李时珍形象有所记述的人,迄今已知的只有王世贞一人。“睟然貌也,?然身也,津津然谭议也”。这14个鲜活的文字,是王世贞对李时珍形神兼备的速写。

  一、斗南一人李时珍

  “睟然”本是孟子用来指“仁义礼智根于心”的贤德之人才能具有的温润祥和的面容。王世贞用来夸赞李时珍,可见在王的眼里,李时珍面容具有特异气质:从容和缓、润泽慈祥,令人一见而为之倾倒。“?然身也”是形容李时珍瘦削的身材。长年在乡间行医、辨药,哪里可能有富态之躯?“津津然谭议也”,则生动地描述了李时珍的言谈魅力,津津有味,充溢?无穷的感染力。王世贞的描述准确生动,同时又饱含他对李时珍的敬意。后世对李时珍形象描述多由此演绎而生。

  有关李时珍的生平,序文中採用引文的方式,以李时珍自身的语气,做了精闢的概述:“时珍,荆楚鄙人也!幼多羸疾,质成钝椎……”。

  根据这段记述并结合歷史考证,本文将李时珍的生平归纳为以下图表。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李时珍一步一个脚印,成功登上了事业的顶峰。古人为人处世,追求“立德、立功、立言”的最高境界。李时珍经歷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留万世言三个阶段,构成了完美的人生。

  第一阶段:读万卷书。李时珍经过上下求索,在23岁那一年,决定潜心钻研医学。他曾赋诗明志:“愿父全儿志,至死不怕难”。从此李时珍矢志不移,终成中医药大家。读书对常人来讲可能是辛苦的,但对李时珍来讲是一种享受。如《纲目》序所述,李时珍“渔猎群书,长耽典籍,若啖蔗饴”。读书时,他勤于思考,“稍有得处,辄著数言”。熟读古书、博採众家为其后来编纂本草巨著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

  第二阶段:行万里路。李时珍修本草,不是闭门造车。除了临床实践之外,李时珍还进行了大量的野外调查,前后用了三十年进行中药品种的野外调查与考证。李时珍也不是孤军作战,他率领四个儿子、四个孙子和几个弟子,如愚公移山一般,分工合作、锲而不捨。这一阶段,李时珍从书斋、太医院走向田野、山川,虽然歷尽艰辛,但他的人生从继承父业、治病救人的羊肠小径,攀上集百草大成、泽万世黎民的万仞高山。

  1518是个有趣的数字,不但是李时珍从旧本草中录用的药物种数,也是李时珍出生的年份。“旧本一千五百一十八种,今增三百七十四种”。《纲目》之前,歷代本草所载的药物数,远远超出1518种,仅宋代的《证类本草》就载药1746种。李时珍选取1518可能是个偶然,但1518这个数字让我们记住了李时珍的生命与《纲目》相通,预示?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第三个阶段:留万世言。修订编撰大型本草本应是政府之事。李时珍凭藉一己之力,“奋编摩之志,僭纂述之权,岁歷三十稔”,成就巨著。其艰辛非常人所能为,但李时珍採药编书,乐此不疲。然而,对李时珍来说,他所难为的是书的印製出版。在当时的社会,医生的地位是低下的,无论李时珍个人的财力还是社会的认可度,都无法支撑190万字的恢宏巨著《纲目》的刊行。实际上,不要说印刷出版,如无重量级的名人推荐,书中的内容都可能会受到质疑,导致一生心血,无人问津。在人生最后的十年,年届古稀的李时珍,四处奔波,心力交瘁。正是在这种窘境下,李时珍找到了王世贞。“愿乞一言,以託不朽”,便是李时珍对出版《纲目》无奈中的吶喊以及对出版的期盼。

  二、一言九鼎王世贞

  事实证明,李时珍投对了门,找对了人。王世贞究竟为何许人呢?

  王世贞(1526年─1590年)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太仓(今江苏太仓)人,明代文学家、史学家。后世对王世贞的评论为:“独领风骚,文坛驰骋二十年”。王世贞才高八斗,作为文坛巨匠,在当时有极高的社会地位,不少后学之辈对其趋之若鹜。

  序言开篇,“望龙光知古剑,觇宝气辨明珠……厥后博物称华,辨字称康,析宝玉称倚顿,亦仅仅辰星耳”。这段文字,究竟是在写谁?是赞扬张华、嵇康、倚顿,还是为李时珍的出场烘托气氛之用?笔者理解,文中尚有深一层的隐喻:是王世贞的自我介绍。能识得世间千里马者谁,王世贞便是这样一位寥若星辰的伯乐。

  不是吗?“予窥其人:睟然貌也、?然身也,津津然谭议也。真北斗以南一人!”王世贞仅通过对李时珍的外貌观察,几句言谈,在细玩《纲目》之前已经能够给出这样的断言,难道还不是称职的伯乐吗?

  本序落笔为万历十八年(1590年)上元之日。但文中提到的李时珍“一日过弇山园谒予”,这次见面究竟发生在那一年的哪一天,序中没有交代。据歷史上记载,王世贞曾经在十年前已经见过李时珍,而且那时正值李时珍完成《纲目》后不久,很有可能已拜託王世贞为《纲目》做序。王世贞为何在十年之后才拿出此篇序言,耐人寻味,也引出不尽的遐想。王世贞本人在当年的秋天溘然长逝了。能在他在世期间将此序交给了李时珍,应当说了却了一桩心事,也使得李时珍看到了《纲目》出版的希望之光。

  2002年江苏太仓市在当年海宁寺的原址,以王世贞弇山园之名修建了一座新的园林,并将王世贞当年弇山堂前的两个柱基“移栽”在新弇山堂前。烟花三月,春光明媚,笔者专程前往太仓考察追思先人。只见以游乐为中心的园林修葺一新,柳绿花红。500年前大文豪宣导“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神韵,已经化作天真烂漫孩子们的欢歌笑语。

  三、序之鉴赏  

  王序洋洋洒洒551个字,一气呵成,韵味十足,读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序文内涵丰富,无句不典,仅在高等中医药院校教科书《医古文》中对这篇序言的註释就多达四十馀条。王世贞将古代修辞技巧集中于一身,大展才华,这也是他晚年的一篇巅峰之作。

  王序大致可分作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一种烘托,一种气氛的渲染,是一首伯乐赞,迎来了李时珍的出场,也是王世贞的自我介绍。

  第二部分:是对李时珍形神兼备的速写,后世李时珍的形象由此演绎诞生。

  第三部分:李时珍的自我介绍:“质成钝椎”、 “僭纂述之权”、“虽非集成,亦粗大备”,谦恭的言辞中充满自信;“岁歷三十稔,稿凡三易,书考八百馀家”,平凡话语中道出了著作背后的艰辛和治学的严谨作风。

  第四部分:王世贞评论,是此篇序文的精髓所在,留下了不少传世的经典名句。“予开卷细玩,每药标正名为纲,附释名为目,正始也,次以集解,辨疑正误。博而不繁,详而有要。”(李时珍在中药的分类系统方面的贡献可参见2013年1月28日笔者在本专栏的文章:“植物分类学──开启《本草纲目》宝库的金钥匙”)这也是王世贞对《纲目》核心贡献的高度概括。

  “兹岂仅以医书觏哉!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箓,臣民之重宝也”。几个排比,层层递进。王序赞《纲目》不仅是一部医学著作,还是一部博物志,是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的宝物。对《纲目》的出版,这真是极好的广告。“如入金谷之园,种色夺目;如登龙君之宫,宝藏悉陈;如对冰壶玉鉴,毛髮可指数也”。王氏对《纲目》内容的介绍,比喻引人入胜,赞赏有加,令读者急盼一窥究竟。

  第五部分:抒情。“噫!碔玉莫剖,朱紫相倾,弊也久矣!”文章至此,一个嘆词,情动于中而形于外,与李白的《蜀道难》之“噫吁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有异曲同工之妙。王序进一步抒发出对《纲目》的赞赏与认可。“故辩专车之骨,必俟鲁儒;博支机之石,必访卖卜。”结尾“何幸?兹集哉,……藏之深山石室无当。盍锲之?”一锤定音,似乎帮助出版商下定了决心。

  结语

  王世贞的序全文气势磅?,字字珠玑,首尾呼应,淋漓尽致。赞美之辞恰到好处,不愧为大家之笔。序言的笔触间,饱蘸序作者对《纲目》由衷的崇敬。字里行间蕴含?经文典故,行文中展现出中国语言的艺术魅力,用词华美,高潮迭起,令人爱不释手,回味无穷。

  《纲目》无王序,难以顺畅出版,王序无《纲目》,天下少得人知。王序为《纲目》的成功出版,奠定了一块关键的基石。《纲目》的发行也令王序名扬天下。可谓好书、好序相得益彰。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