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黎世画廊:今年成绩丰盛

  图:展览结束,工作人员在打包画作\本报摄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昨日下午四时,记者前往会展中心时,距离Art Basel闭幕只剩一个小时了。

  逆?人流走,擦肩而过的有情侣,有牵小朋友的父母,还有长髮黑框眼镜的“艺术青年”。

  进了展厅,偌大空间已见不到太多观众,多是胸前挂?工作证的画廊员工。英国画廊白立方展位已经早早贴上棕色封条,可还是有人─不知是游客还是工作人员─偷偷熘进去,站在赫斯特新作前合影。

  张晓刚那座青铜雕塑前,也有人停下来合影。相比而言,其他展位则冷清得多,画廊员工已开始忙?将画作打包装箱。也有不那么?急的,比如上海香格纳画廊几位,边聊边吃蛋糕,享受难得的空闲。其中一位画廊员工Jim告诉记者,这四天里,画廊带来的包括刘唯艰等人的作品尽数售罄。

  “博览会嘛,就是得有商业味道。”Jim说:“只不过商业和市场,有不健康的,也有健康的。”在他看来,香港因为开放的贸易环境和艺术品零关税的政策,绝对称得上“健康市场”。

  艺术品的“健康市场”

  同样,来自苏黎世的老牌画廊Hauser & Wirth也有不俗销售成绩。“去年我们在Art Hong Kong的成绩已经很好了,”画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说:“今年比去年还要好。”只是,摊位正中一幅张恩利的《The Color Balls》原本以十四万美元的价格售予一亚洲藏家,但后来买主又放弃了。

  “其实,Art Hong Kong和Art Basel在我看来没什么不同。”她说:“Art Basel会多一些瑞士来的收藏家,也许会专业一点点,我说的是‘也许’。”她说明年Hauser & Wirth还会再来,虽然她并不十分习惯香港的湿热。

  广播里好听的女声已经催过好几遍了(“展览已经闭幕,请观众离场”),记者往出口处走,路过Galleria S.A.L.E.S.时遇见了Zarina Casi。本以为她是画廊负责人,想问问关于作品销量和参展感想之类,但她说自己只是在这里兼职做翻译。她现在香港居住,精通五国语言,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叫“杨美美”。虽然不是画廊负责人,但四天相处下来,她对这间画廊和展品也熟悉。“可惜他们一幅作品也没有卖出去,不知是不是因为画幅太大的缘故。”杨美美指?一件抽象油画告诉记者。其实,那画并不大,比赫斯特那幅小了一半还多。

  “你还有时间吗?”寒暄几句后,记者打算离开,却被她叫住。“我建议你去三楼看看,那里有Faveili的一件很漂亮的雕塑。”美美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场地广播的样子。

  “你喜欢艺术吗?”记者问。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接下这单活儿。”美美说:“去吧,enjoy啊。”

  其实,若抛开那些数字和百分比,这四天对于艺术迷来说,就是一个“enjoy”的过程吧。

   (巴塞尔艺术展系列报道之三)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