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直面新技术\严方正

  有一位很有成就的摄影师,对时下的摄影有如此反思:原来是光学和化学的结合,现在已完全不需要化学了。传统相机几乎没人要,製造胶卷的工厂大多倒闭;暗房工作越来越像是一种即将失传的古老工艺。摄影不再被认为是“写真”,照片等于证据的权威性大大动摇了,后製作要改变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真是易如反掌。当手机也具备拍照功能后,摄影与见证人性的理念愈行愈远,倒更像一个顾影自怜的镜子,主要功能就是自拍和拍宠物。如今还有多少人认为,摄影是眼睛的延伸、价值的肯定,它帮不在现场的人看事情,把大家没看到的内在意义彰显出来。更重要的是,它曾透过记录来肯定某些价值,替随时都在消失的片刻留下永恆的瞬间。

  我不是摄影家,对照片没有如此深刻的认识,但有一个每天都能见到的东西倒是能激发我类似的联想。那是一个邮筒,我只要迈出大门必定和它相遇。它是我的老朋友,因为它至少接纳过我百封以上的信。十多年前,它破损过一次,后经修復,漆了新漆。两年前,邮递员取信的门裂开。后来,门掉了,再没有人管,邮筒成为一个张?大口的文物。我知道,这算不得是件怪事,自有了手机和网络这些即时通讯工具以后,邮局的原始功能日渐式微。路边邮箱即使在发达的大城市已难觅踪影。虽然如今每年我还写几封信,有几封是寄给尊敬的长者,因为他们不熟悉新的通信方式;有几封是写给外孙女,想让她仍能体会一下歷史的厚重。不得已,每次都要到几里之外去投邮。我不能抹杀现代通信方式的优点,但只发短信、写电子邮件的人,能了解信的纯手工流程所具有的美感和写信人千回百转的小心思吗?要知道,用什么信封、哪样信纸、何种邮票都可能寄託?寄信人内心的小九九。更别说写信人绝对个性化的手写体了,因为不管什么样的字体,龙飞凤舞也好,细腻娟秀也好,甚至蚁爬蛇行也好,字体都是除了相貌和指纹以外无可替代的那个人的一部分,它们因人而异,因笔不同,因心情而变。当你无法亲见熟悉的容颜时,见其字如见其人。

  本文只涉及摄影和通信,原先想用“直面技术进步”做题目,后来改成现在的样子。窃以为,“进步”两个字已经被滥用了,有时见到它,真会让人胆战心惊。不少新技术,的确带来了快捷和方便,但也成为浮躁、急功近利、轻易抛弃和低成本造假的温床。我们不妨静心想一想,如果所有人做所有事都能一蹴而就的话,那到底是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有位文友的说法似可以作为我们继续讨论的引子:“人类得以延续的理由不在于科技,iPhone和互联网都不会让人活得更长久。人由于自己的心灵维繫成一个社会,靠良知、信用和情感相濡以沫,由过去走向未来。”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