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矿业废水疑镉米元兇

  近期“镉大米”事件震动华南,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环保专家艾绍英博士26日在广州一个科学论坛上解读镉大米的“污染链”。她认为採矿业废渣处理不当令水源受污染,是导致大米含镉的最可疑主因,而不同的农作物品种对镉的吸收能力亦有所差别。而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等南方省份大米镉含量超标较北方严重。\【本报实习记者董谦君广州二十六日电】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艾绍英,对农田土壤有长期、丰富的研究经验。她26日作客广州小谷围科学论坛时表示,目前农田土壤正受到多方面污染威胁,其中重金属污染令农业安全生产受到严峻考验,“近期镉大米污染事件就是典型,稻米从受污染土壤中吸收集聚有毒物质,最终导致镉大米诞生。”她说,就广东而言,韶关大宝山矿等地镉含量较高,尤需做好防护措施。

  从水源到农田再进大米

  艾绍英指出,土壤受镉污染最重要的途径是水源,“工矿企业如化工厂、有色金属企业排放未达标的废水及採矿过程中产生的酸性洗矿废水等,可能是导致土壤重金属污染的主要原因。”矿业生产中的烟尘、废气、废渣亦可通过空气或直接接触等污染土壤。

  镉主要与锌矿、铅锌矿等共生,在焙烧及湿法取矿时,镉被释放到废水废渣中。如开矿过程及尾矿管理不当,镉就会主要通过水源进入土壤和农田。据国外有研究推算,全球每年有2.2万吨镉进入土壤。

  她特别提到,镉具有难降解的特点,通过土壤进入食物链后会随?食物链转移,进入人体后难以排出。镉是对人体产生毒性最大的5种金属之一,毒性潜伏期较长,往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显现出来。

  谷类中水稻吸镉能力最强

  相比其他金属,镉在植物体内迁移能力更强,不仅是植物根部,水稻的颗粒、蔬菜的菜叶部分也是镉的集中部位。艾绍英指出,稻米作为内地60%人口的主食,稻米镉污染将对人体健康产生潜在威胁。水稻是对镉吸收最强的大宗谷类作物,稻米不同种类之间,吸收镉的能力也不同,而晚稻的含量又要比早稻高。她透露,据近年的一份科研资料显示,虽然超级杂交稻相对于普通杂交稻籽粒有13.6%的增幅,但镉的增幅却达到了57%,吸收的镉是常规稻的3至4倍。

  艾绍英说,总体上看,内地土壤从北到南有?从硷性到酸性过渡的特点,而镉的特性是喜酸不喜硷,在酸性环境下更加活跃;这也造成了如湖南、江西、浙江、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等南方各省份大米镉含量超标相对严重的状况。

  化肥比有机肥“干净”

  对于有观点认为化肥是催生镉大米的元兇之一,艾绍英认为,“化肥比有机肥‘干净’得多”。化肥是配製好的,各含量有明确要求,不明原料製作的有机肥更可疑。原料直接决定了有机肥重金属的含量,而城市垃圾是最不安全的有机肥原料,重金属污染威胁最大。针对目前有使用城市垃圾作为原料生产有机肥料,她强调必须把好关,并且应该拒绝未经处理的城市废弃物直接进入农田。由于镉等重金属会随?食物链迁移,以动物粪便作为有机肥原料,也有可能面临重金属问题。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