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安倍三箭寄望最后之箭

  日股急跌被不少评论认为是对“安倍经济学”的质疑,是否如此有待更全面的探讨,但最少跌市突显了货币宽松政策的风险,和所促成的资产泡沫祸害。以吹大泡沫来刺激经济实属饮鸩止渴,不利副作用很强且每先行发作,令渴未止而毒先发,何况毒死或比渴死更痛苦。

  在股市爆煲的同时,还必须十分注意日本债市的情况,因这方面出事后果更为严重,可触发日本的财政及债务危机。在美国近年出现了股债轮替的现象:当债市好时股市便差,资金常在两者间流转;情况好些风险兴趣上升时便流入股市,差时为避险便流入债市。但日本今次的股灾又是债灾,出现了股债间的恶性互动。有说是伯南克的退市论触发抛售日债,10年债息曾升至一厘,由此又引发对持有大量国债的日本金融机构的抛售,致其股价大落。对日债的问题笔者早已发出预警(本栏5月13日),经此一役后形势更为严峻,何况如股债危机併发而非轮替则冲击更大,对日圆的压力亦倍增。日债市场已成为好淡争持的平台,故表现殊不稳定,并因而影响到企业发日圆债等集资活动。有一种关于日债的说法是,日人因爱国会买债救国,但有对沖基金最近作了调查,发现只有8%日人爱国,即会在债务危机时买债,而有八成多人则反会抛售自保。日债经过几十年的稳定发展,目前已成了风险高而回报低的畸形金融产品,亦可说是蕴藏?超级泡沫,如出事时日人真的不爱国,则震盪之大将难以想像。显然,对于日债市道必须密切监察,希望从中可得见爆煲的先兆。

  “安倍经济学”的主要内容被形容为三枝箭:货币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性或供给方改革(structural reform, supply side reform)。头两枝安倍甫上任时便已射出:增加了10万亿日圆财政开支,和推出了新一轮量宽。但问题甚多,这些都非新招,日本过去及当前欧美均已採用,成效不显而不良副作用偏多,特别是鼓起资产泡沫和危及债市。债市的问题首先是增支令债负更高。今年日本预计将有50万亿日圆财赤,加上到期债务或要发过百万亿。这或将令人更担心债负过重,故对日债不买反卖。德国央行行长便指出,七成日债已由日央行(BOJ)买入,并警告央行勿沦为政府融资工具。其次,BOJ行长黑田被责自相矛盾:一面说要买债压息,另一面又说息升反映了通胀预期及经济復甦。事实上定死通胀指标的新量宽,本质上便自相矛盾。最后,还有“理性投资者悖论”的困扰:当人们相信量宽有效时便会理性地售债,从而对沖了BOJ的行动。

  由于头两枝引发诸多问题,不少人便唯有寄望于安倍的第三箭。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