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一?企图瞒天过海的“苦肉计”

  在国内外一片抗议、声讨声中,“慰安妇必要说”的始作俑者、日本维新会共同会长、大坂市市长桥下彻终于“低头”,认为其希望驻日美军利用色情场所的发言“不妥”,愿收回发言并道歉。但粗略看一下所谓道歉声明,桥下彻显然并未真心悔过,不仅把此次风波的责任全部归咎于媒体“误报”,更是在核心议题上避重就轻,百般抵赖,企图蒙混过关。

  桥下彻“低头”显然迫于压力,是在“千呼万唤”中“始出来”。“慰安妇必要说”一出,举世哗然。桥下彻犯的错绝不是一般“口误”,而是有悖人类伦理纲常,突破人类道德底线“十恶不赦”之重罪。连日来,日本国内的群众纷纷走上街头示威,众多妇女团体不断抗议,要求其公开道歉并收回不当言论。更有维新会成员不堪与桥下为伍,以退党相要挟。中、美、韩等国社会各界也表示强烈谴责,痛批桥下彻“人性灭失”、“侮辱歷史”、“侮辱人类”、“肆无忌惮”、“令人不齿”。在一片骂声中,桥下彻仍坚持不退让、不道歉,甚至公开“反驳”。直至看到其言论可能会影响到其个人仕途和维新会的选情时,桥下才被迫作出策略性妥协。

  然而,就是这份“迟到”的声明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回忆一下桥下彻谬论出笼的过程,不难发现,其“慰安妇必要说”实际上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建议美军司令开放驻日美军官兵进入性场所,以减少性冲动压力;二是由此引出二战期间的“慰安妇”话题,认为“慰安妇”制度作为维护军队纪律的一种手段,在战时确有存在的必要。桥下彻认为自己言论的不妥之处仅仅是前者,鼓励驻日美国大兵玩女人确“可能侮辱美军和美国人民”,而对其发言的核心—否认“慰安妇”问题却毫无道歉诚意,死不认错。从这个意义上讲,桥下彻的声明不是什么“悔过书”,而是一份企图开脱罪责的“辩护词”。

  驻日美军性侵当地妇女,有美军军纪的约束,也有日本法律制裁,并不会因桥下彻的愚昧“建议”而改变。真正遗祸无穷的是其否定侵略歷史,美化“慰安妇”的言论。这一点,桥下彻心中十分清楚,其鼓励美军士兵进入性场所建议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挑起“慰安妇”的话题,意在论证二战期间日军强徵“性奴”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这才是这场风波的实质。

  桥下彻虽对美军表示了“道歉”,但却没有、也无意收回其关于“慰安妇”的言论。在桥下彻心中,“慰安妇”与打仗时的枪、炮一样,只是一种特殊的“军需品”。与日本许多企图为歷史翻案的政客一样,桥下彻依然顽固地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日军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强徵慰安妇”,所谓的“慰安妇”是为了自身利益而自愿从事性交易的“战地妓女”。既然如此,那么,国际社会对日军侵略的谴责是不公平的,日本也就更无需反省、道歉、赔偿了。

  桥下彻虽然“低头”,但并未真正“认错”。其所谓致歉声明不过是一?企图瞒天过海的“苦肉计”,只能自欺欺人,在任何一位有良知的公民面前,都不可能得到原谅。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