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佔中”是一场夺权“政变”/谷 风

  图:反对派已加快“佔领中环”的各项准备,不惜利用任何机会演练佔中,挑战特区政府的管治权。这是5月26日学民思潮、支联会等游行至中联办途中故意走出巴士线阻碍交通,受到警方及时制止

  中国歷朝歷代的种种暗杀、政变、兵变,发动者无不是将自己代入“得民心”的角色,将自己树立成“正义”的化身。眼前香港正在上演的“佔领中环”运动,尽管其口号与方式略有不同,发动者也有不同的政治包装,其本质与歷史上众多“政变”没有区别。但“佔中”策划者更聪明之处在于,巧妙地“批量”製造民意,并以民意代表自居,意图以这种近乎恐吓的“最小的代价”去达到“最大的政治利益”。

  一场政治运动能否获得成功,关键在于能否得到民众的支持。所谓的“得民心得天下”,中国歷朝歷代的种种暗杀、政变、兵变,发动者无不是将自己代入“得民心”的角色,将自己树立成“正义”的化身。眼前香港正在上演的“佔领中环”运动,尽管其口号与方式略有不同,发动者也有不同的政治包装,其本质与歷史上众多“政变”没有区别。但“佔中”策划者更聪明之处在于,巧妙地“批量”製造民意,并以民意代表自居,意图以这种近乎恐吓的“最小的代价”去达到“最大的政治目的”。但如果细究“佔中”整个运动的策略,便能发现,反对派所谓的民意支持,根本是一座浮沙之城,经不起任何考验。

  製造民意 混淆视听

  一、“佔中”的抗争主体。从西方政治学的“社会抗争”理论去看,可被理解抗争政治的主体有三个要点:一,必须是集体行动者;二,集体行动者是体制外的参与者。因为抗争者不能够进入体制内通过政党组织模式或者利益集团来获得影响决策的机会,因此抗争是他们的唯一政治资源。三,集体行动者具有一定的认同感。抗争者为了特定的公共诉求集合在一起,并形成了暂时的团结一致,从而促成了政治抗争行为。然而,“佔中”当前所做的,不过是利用2017年普选特首谘询尚未展开、社会尚无形成主流民意之时,将一小部分的反对派支持者民意描绘成巨大的抗争主体,以此来误导全香港社会。不仅不代表社会主体、也不具备广而深的社会认同与支持。换言之,所谓的“佔中”抗争主体,并非当前舆论所见的“全港市民”,而仅仅是极少部分激进人群,有如一个浮沙之城。

  二、“佔中”的抗争客体。一般来讲,抗争者要求的是政府所主导的政策决定,因为只有政府和体制内精英才拥有决策的权力,抗争者的目的就是通过政府决策来实现抗争集体的公共诉求。但“佔中”策划者却在刻意模糊抗争的客体,不仅将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混为一谈,更意图将香港市民与中央政府放置于“不共戴天”的敌对位置。一场社会抗争,一旦抗争运动的客体被模糊化,实际上反映出,策划这场政治运动的人群,无法拥有强大的感召力,只能藉助不清晰的、概念化的政治理由去误导公众。当被煽动参与“佔中”的市民发现,自己连抗争的对象都可能错误时,势必反蚀整场政治运动。

  模糊策略 随风而变

  三、“佔中”的目的。社会抗争的目标,绝大多数是建立在个人利益基础上的某一特定公共利益,而且这种公共利益上升并扩散成为每个集体抗争者的普遍诉求。因此,公共诉求也是产生集体行动的前提。但“佔中”不同之处在于,它仅仅是某部分市民的诉求,却被描绘成全香港市民的“公共诉求”;这种诉求实际上是要求改变香港的民主化进程,将影响香港未来数十年发展的政治制度的设计权力,由官方转化到反对派身上。这与一场“政变”没有太大不同,差别只在于,这是一场最低损耗就可产生最大威力的运动。但尽管如此,“佔中”无法明确宣之于口,反而挂上各种各样的民主外衣,将一种民意的宣泄,说成是“划时代的正义之举”。但假若运动连自己的目的都说不清楚,又如何去说服普遍的民众?

  四、“佔中”的形式。不论如何掩饰,“佔中”的形式有以下特点:第一,激烈的对抗性。对抗不排除暴力,任何政治抗争行为都可能出现暴力形式,但是作为一种新型的政治参与方式,抗争政治逐渐趋向于非暴力化。“佔中”虽然是强调“和平理性”,但由于抱?瘫痪香港的目的,不可避免製造出强大的对立民意。第二,强烈的“排他性”。“佔中”有?种种的规矩,例如人数之限、方式之限、手段之限等等,它实际上是在以繁复的程序去限制其他市民的参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运动不会被“骑劫”。但任何政治运动,所应争取的应是尽可能多的民意支持,像“佔中”运动的做法,并不是一种正常意义的“社会抗争”,只能说是一种“政治宣示”,对社会健康发展没有任何促进意义。

  以小博大 政治赌徒

  五、“佔中”的策略。必须看到,抗争行动能否产生效果,媒体和资讯技术的作用非常关键。因为抗争者无法直接感召更多的大众支持者和体制内决策者,他们只能运用媒体和资讯技术的力量来寻求更大群体的大众的支持,并通过媒体让决策者感受到他们的力量。“佔中”运动同样如此,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模式,去吸引传媒与公众的关注。而只要这种关注上升到足够的程度,则会形成强大的政治力量,去迫使对手改变自己以适应实际需要。然而,“佔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它长达两年的落实过程,只会不断消耗公众的耐性;而所谓的“辞职公投”、“电子公投”又是一再在透支其内部支持度,最终结果,未必能如其所愿。

  “佔中”本质上是某些政客为求满足自己的政治要求,而发动的一场自私的政治抗争活动。从政治学角度而言,它能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破坏力,得到“不对称”的胜利。但这种手段如果无法获得广泛的民意支持,最终将反过来吞蚀发动者的政治资本。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