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梁班子危机可变转机/梁立人

  梁振英班子去年7月上任至今短短11个月风波不绝,至今已有三名政府要员堕马,包括上任12天就涉骗政府租津案堕马的发展局局长麦齐光;去年10月涉向经纪提供非法回佣被廉署调查,申请休假至今逾半年的行会成员林奋强;加上梁的得力助手,行政会议成员张震远身陷商交所风暴宣布辞职。梁振英的行会经此打击,确实元气大伤。“墙倒众人推”,一时间,各种批评铺天盖地而来,反对派更是显得非常兴奋,直指梁振英班子不济,用人惟亲。更有人指张震远之所以能成为公职王,是因为他是“头号梁粉”,由于拥立有功,故此梁振英选上特首后投桃报李,委以种种公职作政治酬庸。

  处变不惊便可大步迈过

  其实,这种指控是完全不符事实的。首先,虽然梁班子内有不少昔日的同道中人。但众所周知,梁是一个非常坚持自己理念的人。所以,他重用和自己政治理念相同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所谓“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嫌”,敢于不拘一格用人,正是成功的政治人物必具的胆识和气魄。事实上,梁班子上场一年以来绝非一无是处。相反,他们也提出了不少有前瞻性的建议,解决了不少实际问题。例如,他们在开发土地,营建公屋方面敢于深入禁区,已取得一定成绩。若因梁班子部分成员因私人问题出事而否定他们的努力,那是不公平的。

  第二,张震远的“公职王”的头衔并非梁振英所赐。因为,张震远在回归前,即1993年至1994年就已经担任港英政府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1995年至2001年担任土地发展公司管理局成员,2001年起任市建局董事,2007年起被委任为市建局董事会主席、纪律人员薪俸及服务条件常务委员会主席、薪酬趋势调查委员会替任主席、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公务员薪俸及服务条件常务委员会委员等。同时,他亦曾任投诉警方独立监察委员、廉政公署防止贪污谘询委员会主席及能源谘询委员会委员等。由此可见,除行政会议成员一职之外,梁振英并没有替张震远加添任何顶戴花翎。

  从另一方面看,张震远创立的香港商品交易所陷财困,四出扑水不果,八百万应急钱竟来自前立法会议员詹培忠之个人贷款。梁振英的行会另一成员林奋强,因“湿碎”佣金遭调查“露底”,又反映什么?这证明梁振英的班子是一个“无人无物”“无人关照”的N无班子,香港固有势力包括“地产霸权”无人关照、外资港资银行无人关照、中资财团无人关照,甚至连隐形富豪亦与他们“唔熟”,不然,莫说八百万元,就是八千万、八亿都不会轻易“托手?”。由此可以反证,梁振英政府相当单纯,不但没有利益集团的背景,更非反对派生安白造的“共产党代理人”。

  对于这样一个N无的清水衙门,看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因为他们和财团及权贵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制定政策时可以毫无顾忌,更为客观公正。在今日香港贫富悬殊,仇富情绪严重的时期,他们的窘境反而会得到平民百姓的同情和信任,只要他们处变不惊,应付得法,便有可能大步迈过,转危为机。

  有人认为,梁振英最近头头碰?黑,是时运不济,运气不佳。但以笔者所见则恰恰相反,正是由于他运气太好,才会引爆这些併发症。事实上,在一年前,梁振英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平步青云登上香港特首的宝座。所以,他既没有建立必须的人脉关系,也没有预先筹组管治香港的班子,当他登上特首宝座之后,便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管治班子也是七拼八凑,急就章而成,今日的乱子并非偶然出错,而是准备不足,审核不严的结果。

  有用人之明可大有作为

  不过,危机也是转机。因为梁振英的班底,自始就不被人看好,今日出了问题,他大可趁此机会大刀阔斧进行改组,反正他的任期才刚过一年,来日方长,早改早?数。

  在梁振英选特首之前,已有人指出他人际关系不够好,没有足够的实力组班。不过,这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在没有选上特首之前,这话或许说得没错,但当梁成为特首之后,形势便会有截然不同的转变,现实是跟红顶白的,大权在握,又何愁没有识时务者呢。再说,香港肯不计个人得失,为社会服务的人才也不少,只要梁能恭谦下士,三顾茅庐,尊贤重能,不耻下问,又何愁没有高风亮节的高人拔刀相助呢!

  《史记‧淮阴侯列传》曾记载刘邦和韩信的一段对话。刘邦问韩信:我能管多少士兵?韩信回答说:陛下不过能管十万人。刘邦又问:那你呢?韩信答曰:臣多多益善。刘邦有些不高兴:那为什么你会为我所用呢?韩信回答说:臣将兵,主上将将。由此可见,将将和将兵是两回事,刘邦未必比韩信更多谋善战,但他有用人之明,有将将之能,所以能成就大业。作为七百万人的领导者若能领悟这一点,未来四年尚大有可为!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香江智?副会长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