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夏卡尔画作 奇幻梦境瀰漫

  图:夏卡尔画作中充满浪漫奇幻的法国色调/本报摄

  法国先锋艺术家马克.夏卡尔(Marc Chagall)的七十馀幅画作在中环Opera Gallery展出。

  展览取名“在我梦中的影像”,属本年度“法国五月”系列节目之一。“这是自一九九四年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与法国五月艺术节合办展览以来,本地最大规模的夏卡尔展览。”在记者会上,Opera Gallery Hong Kong总监Shirley Yablonsky说。

  驴子常走进画中

  展览在Opera Gallery新近落成的、位于中环云咸街的旗舰店举行。画廊一层展出三十幅夏卡尔的真迹作品,有油画和水彩等;二层展出约四十件版画限量作品,均以达芙妮与克罗埃(Daphnis et Chloe)的神话故事为蓝本。这七十多件作品是Shirley和画廊同事在过去一年半中,从欧美等地的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中收购得来。

  “我从十六岁起就喜欢上夏卡尔的作品了。”Shirley说,画家和她一样,也是犹太人。夏卡尔那些色彩斑斓恍若梦境的画作中也不乏哈西德犹太教的影子,比如那个不时出现的提琴手(犹太人以坐在屋顶上拉小提琴为乐)。也不只有犹太教。沉思的或者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也是他画中常见的意象。

  除了宗教元素,夏卡尔的出生地︱俄罗斯一座名叫Vitebsk的小村庄︱也频频出现在他的画中。正对展厅入口处那幅《两隻绿色驴子》(Deux anes verts)中,远处蓝色地平线上浮起的一丛房舍,便是夏卡尔对出生地的童年记忆。夏卡尔似乎很喜欢在画中没来由地“安插”一、两隻驴子:那幅湖蓝底色的《在情侣周遭》(Autour du couple),月下环绕?一对情侣的有一条漂浮的鱼,一个倒立的赤裸身体的小人,还有一头驴子;那幅著名的《马戏团》(Le Cirque)中,人影浸在冷蓝色中模糊了,只画幅正中那隻红色驴子是一处鲜艷抢眼的存在。

  迷离浪漫渗乡愁

  “我们可能会觉得奇怪,驴子怎么会出现在马戏团中?”Shirley笑道:“但他是夏卡尔。”言外之意是,对于这位俄国出生、后来定居法国的二十世纪知名艺术家,什么都是不出奇的。他的朋友、法国画家阿波利奈尔甚至专门创造了一个单词“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来形容夏卡尔的作品:不规则拼贴,奇幻色彩,构图的超出常理,时时处处都在体现画家对于改变透视法等既有“定理”或“规矩”的热情。

  “夏卡尔从来不属于美术史上的任何运动,也不会被任何主义规限,”Shirley说:“他只是属于自己。”你可以说毕卡索是立体主义,说莫奈和毕沙罗是印象派,但夏卡尔呢,似乎找不出一个合适的术语来定义他︱︱他只是把自己梦中的蓝色的牛、仙女、山羊和漂浮在空中的情侣放在画布上而已。“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得到这些景象……一定是有天使在他脑袋里面……”朋友毕卡索曾这样评论夏卡尔的神秘。

  夏卡尔和毕卡索两人在巴黎相识,后者倡导的立体主义曾影响过夏卡尔的画风。不过后来夏卡尔发现,立体主义已经不足以表达他的想法了,他开始尝试版画、彩绘玻璃、马赛克甚至舞台设计。他帮同乡史特拉汶斯基的芭蕾舞剧《春之祭》设计舞美,这作曲家和他背景也相似:青年时代离开俄国远赴巴黎,因此他们的旋律和画作中,也或多或少渗透出迷离浪漫的法式色调。甚至巴黎,也成为他的“第二个Vitebsk”。

  不过,你看得出画家旅居异乡时的乡愁,从他画中反覆出现的提琴手那里,以及他与第一任妻子Bella的爱情那里。一九四四年Bella在纽约过世,夏卡尔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作画。一九四九年那幅用了大量冷色调的《蓝翼的时钟》,既有犹太民族反思二战的哀伤,也有画家对于逝去妻子的哀悼。甚至他遇到第二任妻子Virginia并与她结婚,新婚时的拥抱似乎也带了点尴尬︱︱总归是忘不了青梅竹马的初恋。

  编者按:马克.夏卡尔作品展“在我梦中的影像”现在中环云咸街五十二号Opera Gallery展出,展期至六月十日。免费入场,查询可电二八一○一二○八。

本报记者 李 梦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