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槐花白槐花红/方 华

  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

  闲来翻读诗歌,正好读到一首槐花诗。诗人在诗中写道,那红艷艷的槐花就像他鲜艷的乡情。心中就讥笑起来,槐花吗,当然是洁白如云,哪里有什么红槐花?要不是作者宅在舍中凭空想像的矫情,那就是诗人所谓的非凡抽象了。

  那天,与朋友一起去郊外的太湖山游玩。在踏入山坳的?那,我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大片的槐林就铺展在眼前,红色的槐花在明媚的阳光下灿烂地绽放,把?绿的山野染上一抹绚丽的粉黛。是红槐花,确实是红槐花。

  苏东坡三年潮州刺史任满后,回到京城。某日,他去拜见王安石,在书房等待时,偶见砚台底下压?一首题《咏菊》的诗,诗只写了“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两句。东坡心想,菊花老了也只是枯萎,不会落瓣的。于是挥笔依韵续到:“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听。”写完不等见到王安石就走了。王安石看到了苏轼续的诗,未置可否,便写奏章,建议皇上让苏东坡到黄州当团练副使,皇帝批准了。因为政见不同,苏东坡以为王安石是借此打压报復,很是不满。一天,有好友来看他,东坡忽然想起他后园的一片黄菊正是盛开时,于是邀好友一同去观赏。一入园,苏东坡惊愕不已,半晌说不出话来。因为刚颳了场大风,只见满地铺金,菊枝上一朵花也没有了。此时他才明白,王安石让他到黄州任职的真意,原是让他来看落瓣的菊花的。

  因为环境、时空、学识、阅歷等众多的约束,人们对客观世界的了解与认识都是有局限的。我们又往往因为事物的普遍性,而忽视、放弃甚至排斥了事物的特殊性。我们寻常见到的,是满山野的槐花白,但也有那一抹艷丽的槐花红,在许多人的认识之外美丽地绽放。一树红槐花告诉我,人在大千世界面前,认识是多么的浅薄。面对生活,我们永远不要自以为是。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