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夏日到来话“苦瓜”/钟读花

  乡居的那几年,每年我都会在庭院中,种植几棵苦瓜。藤蔓纤纤,看上去极是瘦弱。可随?淡黄色的花儿次第开放,很快,即苦瓜满架。而且每一支苦瓜,都生长得玉翠圆润。

  苦瓜有俊相,满架的苦瓜,滴流嘟噜地缀?,?碧盈目,是很让人喜欢的。不知为什么,乡人却称呼那种布满愁苦的脸面,谓之“苦瓜脸”。“苦瓜脸”,能有苦瓜的明净和润碧吗?大约,也只是取其“苦”的含义罢了。

  苦瓜,另有别名“赖葡萄”,确切地说,“赖葡萄”才是它的本名。这名字,有一种拂过乡野的清风味道。儿时,在家乡,有一条沟,叫“石坝沟”,沟坡上,随处都能看到蔓延?的赖葡萄。天旱,赖葡萄长得“生硬”。椭圆形,外表布满瘤状的尖点。我们常常摘几个,拿回家中,放进一个碟里,作为“清供”观赏。青青的赖葡萄,色彩会渐次发生变化:绿色、淡黄、金黄、红黄,愈变,就愈是艷丽悦目。成熟的赖葡萄,能食:中间刨开,取其瓤而食之。红红的瓤,有一种糯糯甜甜的味道。野生的赖葡萄,无人管理,熟透了,果实会自然裂开。里面躺?无数鲜红的籽粒,绒绒地聚在一起。整个果实,色彩鲜艷夺目,令人馋涎欲滴。“馋涎欲滴”的,还有刺猬,刺猬喜欢舔食赖葡萄红红的肉瓤。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汪曾祺,是美食家。他在文章中谈自己最初的吃苦瓜。说在“西南联大”读书时,曾扬言自己没有不吃的东西。一日,他的一位同学,把他领到了“西南联大”附近的一家餐馆,连点了三个菜:炒苦瓜、拌苦瓜、苦瓜汤。汪曾祺就一口气吃了下去。汪老似乎对此很得意,于是道:“从此,我就吃苦瓜了。”

  寻常人家的食苦瓜,比较简单,一般是:炒苦瓜、拌苦瓜、苦瓜排骨汤等。苦瓜也有比较“酷”的吃法,有一道菜,叫“苦瓜鲈鱼煲”:鲈鱼洗净,去骨,片成片;苦瓜洗净,去籽,切为斜刀片;胡萝蔔洗净,切成大刀片。然后,高汤滚煮,佐料调味,熟,即可食。清苦与鲜美并陈,确是人间美味。据说,把苦瓜和其他菜蔬,例如大?、萝蔔等,放在一起烧、炒、炖、煎,都不会使其他蔬菜的味道变成苦味。苦瓜似乎极具君子风范,所以,苦瓜又有“君子菜”之美称。有人写《苦瓜》诗赞曰:“生于田间百姓家,一身碧绿称青瓜。最是难得君子量,心甘清苦不妒花。”诗,写得不怎么样,但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

  清.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曰:“苦瓜清则苦寒;涤热,明目,清心。可酱可腌。……中寒者(寒底)勿食。熟则色赤,味甘性平,养血滋肝,润脾补肾。”可见,食苦瓜,是大有益处的。我体胖,同单元楼房上,居住有一位老妇人,曾做过多年的“赤脚医生”。夏日里,每见我买苦瓜回家,总会说:“吃苦瓜好,夏天不瘦,冬天瘦。”那意思大概是说:夏天吃了苦瓜,虽然夏天不瘦人,冬天却能使人瘦下来。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