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玩瑜伽/吴 昊

  近年香港仕女流行玩瑜伽,一般教练总会说句奉迎的话:“玩瑜伽,在香港是新兴的时髦的,你们真有眼光!”

  瑜伽是否这么“新兴”或“时髦”?我总有点怀疑,但苦无解答,直到两日前翻阅旧杂誌《透视新闻画报》(一九七一年一月十八日出版),看到一篇报道《瑜伽术在港发展史》时,立刻茅塞顿开。

  最令你意想不到的,早在一九五七年香港已掀起过玩瑜伽的热潮,当年六月一日印度“雪山”派瑜伽始祖司化那难陀派弟子威信大师来港,在跑马地印度庙传授瑜伽两月,收门徒四百人,其中有洋人、华人、印度人等,可见其踊跃情况。“雪山”派的创始人司化那难陀,原本是居留英国的西医,一九二四年他三十四岁,发现患了肺病(当年是绝症),被诊断只有六个月寿命,他顿感万念俱灰,返回印度等死,其间访寻名家勤修瑜伽,病竟痊愈。于是他就创办了“雪山学派圣哲人生学会”,积极将瑜伽传授到国外去,其中一站就是香港了。

  当年威信大师在港虽逗留两月之短,但见港人对瑜伽充满热情,临行嘱咐香港的几名徒弟继续设课授徒,而稍后雪山派亦遣其他大师到来协助课程。果然,八月一日南华体育会率先开办三班瑜伽,场场爆满,其他社区组织亦响应,瑜伽在港也就得到薪火相传。到一九七一年该文报道时,市上正开办?三十多班瑜伽课,如南华会、中华游乐会、西青会、中国青年会、皇仁书院等皆为人熟识,另外还有外国机构搞的洋人班,加起来可就相当热闹。

  如此看来,今之瑜伽热属于第二波了。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