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会员卡”助长享乐奢靡

  近年来,随?国家打击腐败犯罪力度的加大,官员在办公室、公众场所直接收受钱财或银行转帐等“传统”贪污受贿形式逐渐被规避,门槛高、安保严甚至不对外开放的会所,成为部分官员在进行权力寻租、享受奢靡时青睐的场所,而能享受高档消费的“会员卡”(见图)也成为不少行贿者的“利器”。

  封闭空间贪腐脱离监管

  如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总经理唐若昕,因索贿、受贿300馀万元(人民币,下同),被判刑14年,妻子刘志宏也被判刑11年。经反贪部门查实,唐若昕夫妇收受的高尔夫球会员卡,价值就高达百万元。

  据有关办案检察官介绍,包括收受高尔夫球卡、办理高级美容卡在内的涉“会员卡”贪污、受贿案件,均实施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脱离监管也使这种腐败极具隐蔽性,也令犯罪官员抱有侥幸心理。

  现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以“会员卡”为门槛的形形色色会所遍地开花,既有专门为商界精英和政要人士服务的“顶级会所”、“私人会所”,也有普通会所。业内人士表示,普通会所其实还好,关键是豪华会所,由于在发展会员时门槛都很高,逐渐成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徵,由于地点私密、空间封闭,也成为各种关系“勾兑”的最佳场所。

  “这些地方都是会员制消费,一般人进都别想进去。”广东一位政府接待办工作人员表示,“几乎所有的私人会所,都会对会员和客人的身份守口如瓶,十分强调隐秘性”。

  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明确规定,严禁政府工作人员参加商人出钱组织的娱乐休闲活动,对持有奢侈消费场所“会员卡”也有诸多限制。在我国,尽管各级纪检部门都出台了类似规定,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具有很大的缺陷。此外,目前我国尚无专门针对“会员卡”发行和使用的法律法规,因而“会员卡”也就长期处于灰色地带,成为腐败滋生的温床。

(新华网)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