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教师轰文凭试考核太繁复

  图:林乐批评文凭试考得太多太繁

  【本报讯】本报记者胡家齐报道:新高中学制已推行四年,各界质疑声音此起彼落。虽然,教育局检讨新学制后表示新高中课程取得初步成果,学生享有更多元学习经歷,有助他们面对知识型社会的挑战,但在本报与教联会和学者协会合办“再思香港教育的未来”的教育沙龙上,前线教师兼教联会副秘书长林乐批评,文凭试考得太多太繁,“考试变得更复杂的同时,学生是否学多了知识,可以适应世界带来的挑战?”

  第二届中学文凭试已曲终人散,有“死亡之卷”之称的中文科续成学界箭靶,师生普遍认为中文科试卷设计太繁复、课程没有指定范文令学生失去学习动机等,促请教育局精简课程并重设范文。林乐表示,中文科分为读、写、听、说、综合五份卷,试题复杂非常,他认识的中文老师都质疑,繁杂的考核方式能否令学生更了解、热爱中国文化,“从前线老师的体会来看,答案恰恰相反。复杂、烦琐的考核令师生都讨厌这一科,学生又怎可能在一个讨厌的框架下学到他认为是终生受用的知识?”

   试题复杂 师生厌恶

  本身是通识科教师的林乐续指,通识科与中文科同样面对类似问题,“虽然通识科只有两份试卷,但六大单元涵盖的范畴由香港、中国、个人发展到能源科技乃至全球化,学生只要短短两年半时间温习这么多单元,然后考试,这样的过程是否就可以令学生学多了知识?”他认为,通识科希望同学接触世上不同事物,用意良好,但课程涉猎层面太广,学生在中四至中六的年纪未必能有效吸收,在现行机制下更只会对小部分学习能力最高的同学有利。

  林乐称,虽然教育局的检讨报告表示新学制取得成果,但师生并无同样感受,新高中离提升学生能力以回应世界发展依然有很大距离。学者协会副主席谭凤仪认同新高中学制问题多多,例如通识科设考试并不合理,但同时阐明中文科课程复杂的问题其实早在实施新学制前已有,并非因新学制而起。

   通识设考试不合理

  另一方面,学界不满校本评核加重老师负担,要求精简、废除的声音不绝于耳。教育局亦响应学界建议,决定押后九科的校方评核至2019年才推行,并精简11科校本评核安排,数学、企会财和体育三科更不会推行。谭凤仪称,新高中学制的原意是减轻学生考试压力,避免“一试定生死”而推出校本评核(SBA),却事与愿违,学生的压力反而更大。林乐指出,设立校本评核的原意良好,但现实情况却是另一回事,无止境的评核令师生同感痛苦,令SBA成为“Suffering-based Assessment”。

  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校长陈卓禧认为,校本评核的失败,主因是政府在教改前没有铺建实施校本评核应有的社会气氛及基础。他指出,英国的校本评核推行成功,全因社会气氛?重诚信,“英国人信任老师不会偏私,不会为抬高入学率而给学生高分,一切公正行事,老师不用向某某交代、负责,形成一个正向环境。但现时香港的情况非常极端,社会气氛倾向谨小慎微,校长、老师面对庞大外来压力,一有少许出错就要“?镬”、交代,整个社会不是讲互信。”他强调,香港缺乏讲求互信的社会气氛及基础推行校本评核,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再思香港教育未来”沙龙之一】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