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参照”的法律含义/牛 悦

  基本法第45条规定,普选特首时,需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候选人。2007年人大常委会决定进一步明确:“提名委员会可参照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的现行规定组成”。在这一条规定中,为什么是“参照”、为什么是“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以及为什么是“现行规定”,有需要在此讲清楚。

  先讲参照对象。基本法附件一第一条开宗明义:“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广泛代表性”是指它的组成方式。基本法在有关特首选举/普选的规定中,两次提到了“广泛代表性”,一次是基本法45条的提名委员会,另一次是附件一第一条的选举委员会。这说明二者有共通之处。2007年决定如此规定,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就解决了可能围绕在“广泛代表性”上的争议,因为在一部法律里出现的同样的词语要给以相同的理解。

  第二,“现行规定”应做如何理解呢?就是从字面上看,所谓的现行就是人大常委会于2007年作出决定那一时刻的选举委员会的组成规定。当时的选举委员会共800人,由四大界别组成,平均分配席位。那么,未来的提名委员会也要按照这个模式来组成。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附件一对于何谓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已经给出答案,就是由四大界别组成,各个界别平均分配选举委员会的席位。我在上周的报文中已经提到,这种组成不仅是基本法起草时经过广泛谘询讨论最终确定下来的,在回归后,也被广大市民包括立法会议员普遍接受。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再有争议。

  最后,“参照”的法律含义。在中国法律制度中,参照最通常的含义是,法律对一种情况作了具体的规定,对另一种情况没有作出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对那种没有作出规定的情况适用已经有了的具体规定,就是“参照”。参照体现了法律约束力和灵活性的统一,既要按照已有的规定去做,不能另闢蹊径,又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作出适当调整。具体到提名委员会这个问题上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的乔晓阳曾经特别指出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中明确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主要就是参照选举委员会由四个界别组成的基本要素,而在具体组成和规模上可以有适当的调整空间。这也是考虑到了香港的现实条件,因为特区政府在提交给人大常委会的报告里也提到,有不少意见要求增加选举委员会的席位数目。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给出大的方向,保障广泛代表性这个法律要求,然后可以适当调整具体组成和人数规模,也有利于香港社会形成最广泛的共识,共同落实普选特首这个目标。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