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请关心青年学非所用/森晴写真

  近日,社会焦点和传媒版面均落在两位年轻人的身上。一位是会考夺得九优佳绩、入读中大计量金融学系、毕业后四年成为世界四大会计师行部门经理的阿彦,今年毅然决定为达成儿时梦想,转行当了一位巴士司机;而另一位是高考三优、入读科大计量财务学系的阿杨,毕业时眼见金融海啸,行内缩减人手,突然想起父亲当年做扎铁工人能养活一家,决定由学徒当起,做一个扎铁工人,现在日薪约一千元,比不少初投社会当白领的大学毕业生为高。

  以老一辈的角度来看,两位均不能做到“学以致用”——即以一己所学之专长成为职业。他们在本地大学极难考入的计量金融或财务学系毕业,却由于各种因素,终究不能成为所谓的“金融才俊”。笔者姑且把这些原因归纳为“主动”和“被动”两个方面。

  阿彦的例子,其实他本来就已成为社会公认“成功的一群”,毕业能找到与主修相关的工作,扶摇直上,最后成为部门经理,这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得的事业。这个时候,他决定为自己安排一个“工作假期”,实践自己儿时的梦想,去当一个巴士司机。这可以说是他“主动”改变职业,与任何其他外在环境因素无关。

  至于阿杨,是在入行之后发觉行业前景不明朗而决定转投其他职业的,成为一个扎铁工人并不是阿杨的“梦想”。但阿杨比阿彦“幸运”的是,阿杨可以在扎铁行业中运用他当年在大学时学习的知识,去计算用铁多少等,成为他在行业的优势。香港政府每年在专上和大学教育投放以百亿元计,除了授圣贤书、学习做人处世的道理这些远大的憧憬之外,当然是务实地为了我们这个社会培养出各种各样的人才,增强香港在全国和世界的竞争力。

  但当笔者听到“教师流失率不足以吸纳全部毕业生”、“副学士升读大学本科神话幻灭”这类新闻的时候,不禁纳闷我们政府的教育规划部门员工究竟平时在办公室中都干什么活去了。政府一边在说出生率急跌会引发社会生产力下跌的问题,一边却把我们这些莘莘学子十多二十年辛苦学习的成果,都推到社会不需要和产能过剩的环节里去了。 作者为八十后青年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