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亚殊坚纳西与Decca半世纪

  图:亚殊坚纳西与太太Dody已有五十二年的幸福婚姻 本报摄

  今年是亚殊坚纳西与德卡唱片公司(Decca)合作五十年纪念。从一九六三年那张出名的“拉三”专辑至今,这位俄裔冰岛籍指挥一直没有换过“东家”,和他那五十年不渝的爱情一样值得称道。

  俄系作品 音色要厚

  今年三月,德卡唱片公司为纪念这场半世纪的缘分,特意推出盒装唱片,涵括五十张原装封面CD,既有钢琴家亚殊坚纳西与马捷尔、苏堤和普列文等人合作灌录的贝多芬、拉赫曼尼诺夫和舒曼等人钢琴协奏曲,也有指挥家亚殊坚纳西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和爱乐乐团等合作的普罗哥菲夫、西贝辽士和柴可夫斯基等人的交响曲。有些唱片因年份久远已不易找到,如今Decca从亚殊坚纳西过往浩瀚录音歷史(他呆在录音棚中的时间似乎比呆在家中还多)中拣选若干,集合成辑,也算为亚殊坚纳西的粉丝们做了件好事。

  篇幅有限,在此不一一介绍,只挑选笔者最爱三张细述。

  CD1: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和第三钢琴协奏曲

  合作者:莫斯科交响乐团&康德拉辛(拉二)/伦敦交响乐团&费斯托拉利

  灌录年份:1963

  简介:亚殊坚纳西这张一九六三年的CD,涵括拉二、拉三两首也许是俄罗斯作曲家拉赫曼尼诺夫最出名的钢琴曲,绝对称得上“俄罗斯人演奏俄系作品”的典范,甚至连两位指挥康德拉辛和费斯托拉利,都是亚殊坚纳西的同乡,出了名的擅长演绎俄系作品。

  往最简单里说,要弹好俄系作品,音色一定要“厚”,换句话说,就是你不能把“柴一”和“拉三”这样的曲子,弹成舒伯特的甜美或者拉威尔那样的迷幻瑰丽。笔者有一阵子,每天不听两、三遍“拉二”会难受到睡不踏实。每每第一乐章深沉辽远有若晚钟的声音出来,你就会感慨:究竟是怎样的民族,才能孕育出这样的苍茫博大?

  你说亚殊坚纳西弹“拉二”有什么技术上的优势吗?自然不会,他的手那么小,怎样都比不上那些高大壮硕的德国人或美国人,至多可以说他和拉赫曼尼诺夫有某种“精神上的亲近”吧。两人都生在那片苍茫土地上,都受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的影响,也都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去国离乡,在大洋彼岸尝尽了生之孤寂。而且,亚殊坚纳西灌录这张CD的时候,刚好是他离开苏联的同年。这其中,有乡愁的味道。

  CD15:贝多芬第五和第九小提琴奏鸣曲

  合作者:帕尔曼

  灌录年份:1974

  亚殊坚纳西和帕尔曼两人都有犹太血统,又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迎来了各自事业的黄金年代。这样的“强强联手”,一定会擦出不少火花吧。没错,你看Nupen的纪录片,两人灌录贝多芬第五小提琴协奏曲“春天”时,还曾因为谁的声音盖过谁了而有过一段“和善的争执”。原来,亚殊坚纳西觉得帕尔曼某章节的琴声太高太亮,以至于他在钢琴上的nuance(细微处理)全部听不见了。

  宏大配器 辽远苍茫

  “会吗?我怎么觉得刚刚好?”帕尔曼看样子也不是好对付的人。第二遍录音的结果是,帕尔曼的琴声没有减弱,亚殊坚纳西的琴音增强了。这样的争执是好事(艺术家总归是有些脾气的),也不会减少了两人的合作次数。一九九○年两人与Lynn Harrell合作的贝多芬“大公三重奏”也曾备受好评。

  CD26:西贝辽士第二交响曲

  合作者:爱乐乐团

  灌录年份:1980

  当了指挥后的亚殊坚纳西,擅长演绎老柴等同乡的交响曲自不必说,同样也对施特劳斯和西贝辽士等人的曲目有上佳演绎。他与爱乐乐团合作的西贝辽士第二和第五,都是古典乐迷了解西贝辽士其人其作的“入门之选”,不知是不是离开了故乡的亚殊坚纳西在北欧住了太久的缘故。

  笔者曾与亚殊坚纳西聊天,听他谈过自己对于西贝辽士八首交响曲的理解。“每首都不同。”他说,第一和第二交响曲中尚能听得出古典的影子,到第三之后,已然是“完完全全的西贝辽士”了——宏大的配器,辽远苍茫。

  亚殊坚纳西曾担任爱乐乐团常任指挥多年,与乐团不可谓不熟。两者合作灌录的西贝辽士交响曲,也是充满默契。弦乐起伏波动,缓慢时不显得黏滞,急板处也不会仓促,是个浪漫磅?的样子。笔者奇怪为何此唱片盒不收一九九二年的亚殊坚纳西与爱乐乐团合作灌录的西贝辽士第五交响曲(那个版本第三交响曲雄伟壮丽,是西贝辽士迷不会错过的精彩录音),也算遗珠之憾了。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