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黄金葛与杏叶/黄秀莲

  旧居有平台花园,打理得很不错,花王是老头儿,精神奕奕;他种花也真有一手,几棵鸡蛋花树给衣裳竹撑住,数歷飓风仍能倖存;至于黄金葛这么粗生的植物,更是茎繁叶茂,在花槽起伏如绿波轻漾。

  有回见花王咔嚓咔嚓把垂往地上的黄金葛剪下来,倒往黑胶袋,当作垃圾,我忙央他送我,花王便在花槽挑茎长叶壮的剪,一大把就笑?赠我;我将之养在玻璃瓶,叶子离开泥土,蓄于清水,依旧生机盎然,朋友见了喜欢,我便央花王再赠,在辗转送赠中,黄金葛的命运改写了。

  后来在一商业大厦大堂见盆栽,叶子意态很美,似黄金葛,但叶呈心形,有含羞答答之态,其色深翠,是很耐看的实色,黄金葛却是绿油油如上了蜡,我猜这两种叶属同科植物。

  心形叶攀缘在柱子上,牵藤绕蔓,一颗颗心挂?,如挂?愿望,有几分似许愿树;那柱子似用禾秆捻成,笔直插于泥中,叶片近根者大,近柱顶则小,小叶分外惹人怜爱,我禁不住用手把茎轻轻挑起细看,茎幼软,叶附于茎,难怪叶子有依依不捨之态了。

  这种叶叫什么名字呢?不如有空到花墟找找;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附近花摊遇上,叶子泥栽,捲起待舒的叶芽很多,一片生机,便买下来,再把叶子浸水栽之,已送了好几枝给朋友。原来这心形叶叫杏叶。表亲般的叶子,来歷不同,因生命力旺盛而户外户内,而重生而迁徙。生存之道,不就是如此么?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