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推动两地融合成就事业

  图:蒋丽芸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无论她做什么,或许都源于她是一个“太爱香港的香港人”,希望香港往好的方向走 林良坚 摄

  她是“女强人”的代表,无论是帮助家族企业,还是自立门户,她都凭藉敢闯肯干的性格,获得了“功成名就”的结果;她最新的身份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却出乎意料地比一般建制派议员都“敢怒敢言”、“敢作敢为”,总是带?一股泼辣和魄力,无惧与反对派在议事堂上针锋相对;而无论她做什么,或许都源于她是一个“太爱香港的香港人”,希望香港往好的方向走,同时,她带?北方口音的普通话,被内地友人开玩笑说“不像香港人”,她也正希望透过自己对内地的深刻了解,帮助香港加强与祖国的融合,及在国家发展进程中,不断发挥自身重要作用。

  她就是现任仲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立法会议员、全国政协委员,以及民建联副主席的蒋丽芸,也是香港著名工业家、震雄集团创办人蒋震的次女。

  认知内地有四个阶段

  关于她“不按常理出牌”的“跳跃式”人生,都要从一九八三年,她结束在美国、加拿大的求学生涯,回港加入父亲的公司说起。

  回忆起自己的起步,蒋丽芸说,“那也是自己从商歷程中最记忆深刻的一笔”。但她谈到的更多并非生意上的事,反而是对内地不断加深的认知。她将自己对内地的感情分为四个阶段和层次。第一个阶段是“探索期”,“当时感到每件事都新鲜。”然后进入“厌恶期”,因为年轻人,始终容易对单一的事物感到“闷”,加上来回奔波也十分辛苦,“那个时候的飞机都是有螺旋桨的,坐飞机都好害怕。”

  第三阶段是“麻木期”,她坦言,“那时已经对做生意和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都成了一种惯性。”最后,她在不知不觉中感到,自己似乎是进入了“同化期”,“我感到自己变得很像内地人,反过来,内地人也受到我的影响。”她的情感变化,似乎也是香港与祖国不断靠近的一个心理过程。

  内地人比较信赖港人

  蒋丽芸初到内地时,是帮手父亲的公司做销售和市场。八十年代初,内地开始逐步实施改革开放,对生产机器的需求很大,所以他们家族工厂生产的注塑机,在内地非常抢手。随?国家不断发展,内地的生意佔公司整体生意比例也迅速提升。她解释,当时,内地要做生意,都需先由政府拨出款项,但这笔钱必须在指定的时间段用完,过了期限,就又会被政府收回去。“他们能够联繫你,就肯定是想向你买东西,所以没什么很大困难。”

  而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个年代的人,实在很简单、朴素。”她举例说,虽然客户也会货比三家,但基本上是考虑得差不多了才会来谈生意,“他们会很客气,就好像是很不好意思让我们长途跋涉地一次次过来,又无功而返。”至于其他的竞争对手,日本、韩国及东南亚诸国,内地人又比较倾向与香港人做生意,因为“始终大家都是中国人”,此外,买了机器通常还需要保养、维护、维修,“他们对香港人比较信赖。”

  蒋丽芸又回忆起那个单纯得几乎可以用“单调”来形容的年代,“我第一次去北京,一下飞机,就看见人们都穿?蓝的、黑的衣服,连灰色都很少。”她坦言,那个年代,由于香港仍是英国殖民地,在香港成长的人,对内地的政治、歷史十分不了解,尤其是近代史,课本中很少提到,“不是太懂。”所以当时会觉得很纳闷,同时又感到十分新鲜。

  过了探索期,作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姑娘,蒋丽芸也曾感到烦闷,“那个时候,整个北京就只有一个北京饭店,没什么事情可做,我记得,当时很多日本人闲得在酒店走廊打高尔夫,只是推杆。”而属于极少数的去内地做生意的年轻女性,感到闷,也完全正常。

  逾七成时间都在内地

  不过渐渐地,她变成了一个有些内地风格的香港人,首先被“同化”的便是语言。她又顺便提到父母语言上的趣事,称因为父母原籍山东,“他们来到香港之后,语言就变得家乡话、普通话、广东话混杂,连我有时都不知他们在讲什么。”轮到她自己的情况,则是试过连原本是母语的广东话也说不好。她回忆,“一次在内地连续十几天都没说广东话,由于两种语言发声时舌头的运动不一样,刚刚回到香港的时候,一时转换不过来,连广东话都说不灵光了。”她开玩笑地说,自己当时的广东话就像现在来香港发展的内地人的广东话一样,“讲广东话讲到一半,就将普通话也参和进来。”

  而直到现在,身份转换的蒋丽芸减少了去内地,“但有内地朋友来香港,他们仍然是说,我说话一点不像香港人。”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也难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二○○○年初,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蒋丽芸有超过七成的时间都在内地,“那个时候回乡证是一本一本的,我的回乡证平均一年两年就要去换一本。”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