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为港政治文化带入新气象

  谈及选择从政的初衷和原因,蒋丽芸连用了四个“我了解”和一个“我知道”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她说,“我觉得我了解,我了解,我了解,我了解,我知道,香港的去向应该怎么走,我觉得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香港将来在中国的角色是怎样。”因为自己在内地多年的从商经歷,她毫不掩饰对此的自信,“我有资格可以说,我比很多香港人清楚这一点。”

  蒋丽芸形容自己是一个“太爱香港的香港人”,故希望凭藉自己的经歷和经验,凭藉自己对两地社会,包括两地不同阶层人的思想、行为的了解,在本港政治文化欠理想的时候,带入一些新的气象。

  想为港未来付出更多

  说到政治,她变得严肃、焦急,“因为本地人的不了解,加上某些政治势力的刻意渲染,让一部分香港人至今都不能完全接受回归的事实,更不能正确看待这件事。很多人会因为受到误导,而害怕接近祖国,变得担心、害怕。”但在内地生活多年的她强调,“就像商界有好的商人,有黑心的商人,每个国家也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如果只是将不好的一面去放大,对处理一些现实的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

  她回想起回归前的移民潮,对这件事至今“感到生气”,她说,“很多名人可以自如地移民,去别的国家,但绝大多数香港人是哪里都去不了的。”似乎是在责备某些有权有势有钱人的自私和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她回忆起九十年代初,曾在英国殖民时期担任香港布政司,及回归后继续担任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的陈方安生,亲自写信并送她一本英国护照,她婉拒之馀感到愤怒,“做人不至于到这样吧。”她嘆一口气,继续说,“我自己去过那么多国家和地方,但我始终觉得自己要回到香港,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对香港这片土地有?强烈的归宿感,对于祖国,她也秉持一般香港人或许很难体会的归宿感及使命感。她引用前美国总统的一句话说,“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这并不是一般香港人的思维方式,甚至并非所有中国人经常思考的问题,但清醒如蒋丽芸,始终清楚自己在不同时间、状态下的价值应该在哪里。

  积极参与青少年活动

  针对反对派不断冲击政府,蒋丽芸深恶痛绝,但她似乎也是该骂的也骂过了,只是举了一个例子表达,自己不敢苟同那种行为。“我前段时间看到我朋友的孩子去内地做义工拍的照片,照片上,每个孩子都是笑容洋溢,表情祥和,这才是我们应该给下一代带来的东西。”而现在社会上充满争拗,民众缺乏信仰,孩子们也会受影响,变得残暴,她举出早前连续发生的几起孩子将家长杀害的恶性事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以前,社会不是这样。”

  对于本港政治气氛的扭曲,蒋丽芸很?急,坦言自己获选为立法会议员至今,都未能完全发挥这个角色的价值,但从她在立法会议事堂上的泼辣、敢言,积极参与青少年和社区活动的各种努力,其义无反顾,应是有目共睹。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