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慢十分的生活/陈志宏

  村居的日子,如天边的闲云,慢慢浮游慢慢飘。

  黎明,窗外黑沉如墨,似有烛光划过,透出微弱的白亮,由暗而淡,由淡而明。此时,夜鸟鸣歇晨鸡啼,像是禽鸟的叫唤转动了光影的旋钮。日影是有脚的,一寸一寸温情地丈量村庄,从房屋上的青瓦到大地上的细沙,临幸而不遗。斜阳轻铺于冬日荒草上,影动之际,折射出亘古不变的苍凉。西天晚霞艷红,一天一地的暖意衬出今时今世的安详。

  晨昏轮换间,静,是乡村唯一的填充物,是乡间不变的主题。夜里寂静,白天安静;鸡鸣犬吠时恬静,莺啼燕鸣时幽静;人来鸟不惊的宁静,我自欢心我自在的沉静;静静地,静静地,风飘日移,迎晨送昏,静静地,静静地,独坐幽里,安享宁谧。

  数里外,汽车的喇叭声,刺耳惊心;身边鸡鸣鸟叫小儿嬉戏,天籁洗心。檐下滴雨嗒嗒嗒,风掠枝叶沙沙沙,沙落屋瓦,莺燕呢喃,鼠窜楼板,落叶追风,蚂蚁搬家,人过街巷,唤儿喊妈……细微而悠长的乡村之声,清甜入耳,温暖入心。

  空气像洗过一般,泥土草木气息,扑面而来。一缕炊烟起,一声爆竹响,这味儿里又多了一份生活的喜乐。

  时光缓缓流淌,风吹过千年河流,掠过百年老宅,也拂?新修的水泥路面,细细的春雨浇过儿时的我,也淋湿现在的我,浇透日渐颓败的乡村。

  这样闲淡的日子,少不了要翻书。书是几本闲书,够不上荡气迴肠,却也滋味悠长。风雨屋檐下,融融春光里,西窗灯影中,翻几页书,回味几个短长句。时光恬淡,人生沖淡,日子是如此宁静而安详。睡前翻一翻,人来前客走后,胡乱翻翻,翻出几许人生清欢。

  也不能不写字。无须谋思宏大主题,修辞结构条理层次之类统统勿理勿念,往木?上一坐,翻开软皮抄,随手写几行随心的文字,洒泼心香,挥发逸兴。更少不了去田野走一走。重走儿时的上学路,重温少年时劳作的田地,过一过当年十分惧怕的古老木桥。是重温,亦是身心匍匐大地。

  自家地垄上,儿时那棵硕大的樟树,这会儿大得出奇,我一人搂抱不过来。母亲嚷嚷要卖,被我喝住。树是我成长的见证,我远离了家乡,树可不能挪移,无端地受苦。它是故乡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故土盛景。

  这个江南不起眼的小村陈坊,是我出生的地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走出这里时,我是故乡出产的一枚青涩果,如今归来,已鬓髮斑白,人届中年。这是我的根。落叶要归根,人要归故土。

  现实很残酷,故乡已非久留之地,我不得不离开,去到城市,那里有我的波澜不惊的生活。带?思念,我开车出了村,前方是喧闹的城市。

  来时,我带的腕表走时正常,离开老家陈坊的时候,分针延后了十个刻度,慢了十分钟。看?后视镜里的故乡,我那珍贵的慢十分的生活,渐渐隐入高大柿树掩映的村庄里。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