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佔中”教坏青年罪在不赦/李幼岐

  “佔领中环”的主要发起人戴耀廷,乃何等人士?此人原是自称“日日做汉奸”的李柱铭的助手,后来摇身一变,成了“法律学者”,在某大学法学院任教,据说主要课程是讲《基本法》。这就奇了。一个不尊重、不遵守《基本法》的“学者”,大抵是“A货”即冒牌“学者”,又如何适合教人《基本法》?孔子《论语.子路》有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戴某人“其身不正”,如何教学生,又如何能教出好学生?某大学的法学院,是不是应该就此作一番深层次的思考呢?

  各界谴责“佔领中环”

  戴某发起的“佔中”,问题很多,已经受到各方广泛的批判,也已经有人提出与之针锋相对的“守护中环”。一“佔领”、一“守护”,孰是孰非?谁好谁不好?不必“A货学者”胡吹,那是连小学生也可以作出正确判断的。“佔中”问题多多,其中包括“三宗罪”:其一,违法;其二,缺德;其三,教坏青年。

  “佔中”的违法,堪称“摆到明”,乃人人皆知、人人皆见。首先,“佔中”有违《基本法》;其次,“佔中”违反香港有关法例,例如违反《公安条例》。“佔中”用到“佔领”二字。佔领,有一本台湾作文辞典的解释是:“用武力佔据别国的领土。”佔领的含义,与佔有、佔据、强佔、侵佔类同。总之是用不法手段甚至暴力手段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据为己有,例如别人的东西或属于公众的东西。中环,本属公众即全港市民所有。你戴某人发动“佔领中环”,什么意思?对公众而言,是不是具有侵略性?是不是违法?

  《基本法》赋予港人许多权利和自由,包括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也包括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以及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但是,《基本法》并没有给予任何人“佔领”这个、“佔领”那个的权利或自由,不论“佔领中环”还是“佔领政府总部”,甚至“佔领”任何私人土地、物业或其他财物。

  瘫痪交通引发混乱

  从《公安条例》及本港其他相关法例看,“佔中”显然是挑战法律的违法行为。试想,堵车堵路,能是合法行为吗?中环是本港金融重地,皇后大道中、德辅道中、干诺道中这三条干道,只要其中有一条被“佔中”者堵塞,中环的交通势必大乱。倘若两条或三条干道均被“佔领”,那就中环瘫痪,“天下大乱”。如“佔中”者不考虑后果,政府和执法的警队就不能不考虑“佔中”的严重后果,而且有必要以法律手段对付。应该多加一句:依法对付“佔中”,当局切勿手软!

  “佔中”的缺德,同样是“摆到明”的事。这里,只要考虑一个问题:“佔中”有利香港抑或损害香港?答案也是明摆?的:当然是损害香港,而且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评判“佔中”的发起、计划及组织,已经有足够理由指其为缺德。至于发起人戴某想在“商讨日”找外国人“商讨”,那更加是“汉奸”行为,是缺德中的缺德。

  自古以来,国人主张“德治”,即以德治天下。孔子《论语.为政》有:“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有格。”《论语.里仁》又说:“德不孤,必有邻。”为何至今“佔中”响应者少、反对者多,究其原因,缺德之故也。不但“佔中”这一行为缺德,发起“佔中”者可想而知更加缺德。

  “A货学者”政治抽水

  “佔中”,其唯一能起的作用大约就只是“教坏细路”即教坏青年一端。君不见现时游行示威的参加者大多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乎?这不难解,因为年轻人入世未深,最容易受花言巧语的唆摆。为何这次的“佔中”并非由那几个大家“熟口熟面”的反对派头头发起,而由具“学者”身份的新面孔发起?原因有三:一是那些“老面孔”已缺乏号召力;二是反对派也要“搞搞新意思”;三是“学者”身份哪怕是“A货学者”,也比较容易鼓动青年人的情绪,诱使他们参加这个游行、那个示威,或者是在现场起哄闹事。因是之故,青年人也最容易成为“炮灰”,亦即是“学者”之类唆摆者的牺牲品。那几个教唆者捞足了“政治油水”,大大出名,成为政治明星,可怜那些青年人(尤其是学生)都落了个“一将功成万骨枯”,实在是“冤者枉也”。

  进一步说,以上情形也可以看出,发起“佔中”之类的行动,确有“教坏青年”的作用,目的是在下一代培养更多的“反对派”。究其居心,甚毒甚毒。香港已是有充分自由和民主的社会,反对派还要“教坏青年”以便产生更多的反对派,可以在更大程度上“乱港”“祸港”,居心之险恶,无以復加。

  “佔中”既违法又缺德,还教坏青年,实在是“罪在不赦”。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