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普选底线岂容超越/金 剑

  戴耀廷等三名“学者”发起的“佔领中环”非法活动,连月来受到社会各界一致声讨、谴责,人们纷纷行动起来,捍卫法治,守护家园。反对“佔中”,乃是反对戴耀廷及反对派政客以“佔中”为裹胁,企图改变中央定下的2017年普选原则和底线,反对他们妄图实现外国势力在香港的代理人于2017年夺权。这场斗争的实质,乃是捍卫“一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行使主权,遏制外国势力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变香港为反华桥头堡之大是大非之争。这是斗争的纲,抓住这个纲,就能纲举目张。

  中央对2017年普选香港行政长官的底线,乔晓阳主任委员已在3日24日作了言简意赅的郑重表述,这就是三个“坚定不移”:中央政府对落实2017年普选的立场坚定不移;行政长官必须是爱国爱港和不能与中央对抗的立场坚定不移;普选必须符合全国人大的决定和《基本法》规定的原则坚定不移。

  关于实现行政长官普选,港英殖民统治香港155年,任命了从砵甸乍至彭定康共32个总督,全部由英政府任命空降,有哪一个经香港人普选产生?只是香港1997年回归祖国实施的《基本法》才第一次以法律的规定写明“普选产生的目标”,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2007年12月29日决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1997至2017年才20年,香港的民主进程,就实现了港英155年都不肯给予香港人的普选。请问戴耀廷:谁是普选的推动、实践者?你为何对港英的不民主噤若寒蝉?又请问“真普联”政客们:香港回归前你们争取“真普选”身在何处?作何种斗争?

  香港的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这最起码的条件,绝了香港内奸或卖国贼窃权慾念,截了政治流氓戏弄庄严政治议题和拉布危害民生之路,有何不可?对抗中央者如何能获得中央政府的实质性任命?莫非要脱离中央使特区政府成为独立政治实体?有何理由以“佔中”来反对这一合情合理的条件?

  宪制性规定必须尊崇

  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普选的决定,就如中央授权香港特区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一样,是中央政府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实质体现。《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行政长官产生的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这宪制性规定,既考虑香港民智、民意因被殖民统治一百五十年,对民主普选特首共识仍不一致,需循序渐进的实际,又对普选的步骤、程序、方法作了明确的规定,充分体现了民主选举的平等而又普及。戴耀廷和“真普联”反对这两项原则,要把外国的“条款”搬来,就恰如乔晓阳所批评的,把外国没有的花都种到香港来那样荒谬。

  香港的普选只是地方行政区的选举。人大规定了五部曲,这五部曲是尊重主权,尊重实际,展现民主,服从宪制,体现自治的完美结合,何来“假普选”而要“佔领中环”呢!中央的普选原则和底线合情、合理、合法,其根本宗旨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我们不许任何人通过“佔中”改变和踩过中央有关的普选底线,就是捍卫国家主权和实现真普选。“佔中”者要抢班夺权,变香港为外部势力反华桥头堡,必须坚决抵制和反对。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