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江山行旅/张 冷

  四月在堪萨斯城Nelson-Atkins美术馆看“江山行旅”中国山水画展,九幅馆藏宋元珍品,齐聚一室,殊为可贵。面对这些千年古物,不觉会屏住呼吸。对歷史、传统、技艺、意境、情怀的敬畏。下次再饱如此眼福,要十年后了。研究宋画的比利时学姐在准备敛息静气研读做笔记之前,先去大致热身一下,名曰“润眼”。的确,这般难以言表的精妙绝伦、微妙细腻、连绵丰厚的视觉体验,令之后看过的一些西洋油画粗糙失色,难以入眼。

  印象最深的,当属北宋乔仲常《后赤壁赋图卷》,依苏轼《后赤壁赋》内容而绘製,连续叙事性的白描图解,不同视角中山水树木人物的远景、中景、近景、特写并置与叠映,现实与梦境、画中时空与观赏时空交错延展,韵味无穷。作为非艺术史专业的艺术爱好者,怯问为何画中苏轼江中见“孤鹤”,却梦见“二道士”。难以解答,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止一位艺术史学者撰文探讨此问题。不排除笔误可能性,但若有“分身”之解,则更玄妙。

  南宋“四大家”之一的马远作品《春游赋诗图卷》、夏圭《山水十二景》中流传的四景(标题如“烟村归渡”、“渔笛清幽”等为南宋一位皇后所加)。江南山色,云水氤氲,疏淡悠远。马远和夏圭都善留白,人称“马一角、夏半边”。亦有北宋李成《晴峦萧寺图》、许道宁《渔父图》、南宋江参《林峦积翠图》、元盛懋《山居纳凉图轴》等传世佳作。观画,观音,观心,如江参友人张纲在跋其山水图时所言:“胸中丘壑,发之毫素,居然有万里势。闲窗永日,鸣琴对之,便觉众山皆响。”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