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二楼书室/张 泠

  常将旧书店视为一个城市幽谧的精神修炼所。它们深藏一隅,含珠蕴玉。在芝加哥海德园、在巴黎、在台北、台南和花莲……处处找寻它们的脚踪。它们往往令我行囊充沛,念兹在兹。在香港,它们存于最喧嚣市井的所在,可谓“大隐隐于市”。

  朋友Z带我去旺角西洋菜街,熙熙攘攘的购物人流之上,总有些招牌,宣告“二楼书店”的存在。这也便成为在香港最好的文化体验之一。可惜购物商城、百货公司、连锁店与摩天楼日渐侵蚀?城市地表与天空,房租飞涨,“二楼书店”们也在艰难度日。只希望它们不会在未来的某日,只成为过去的纸上记忆。

  破旧的老式住宅楼,阴暗狭窄的楼梯,或许在艷粉色的美甲店或美髮屋楼上,推开一扇门,便别有洞天。梅馨书舍,序言书室,开益书店,或“乐文”和“学津”……面对满架诗书,轻易便消磨掉几个小时。那些书,来自不同时代和地域(香港、台湾与大陆),偶遇在书架上,又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某个知音相逢,被带到未知的书房,消化到未知的头脑。遇见我尊崇的香港作家董启章出版于台湾的《地图集》与《繁盛录》。

  在北角渣华道的“精神书局”,更重逢聂华苓的《三十年后:归人札记》(湖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甚至一本《临床常用中药手册》(人民卫生出版社,一九七二)……还有那未及拜访的“新亚书店”与“神州图书”,那未知的诱惑与惊喜。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