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大合唱团的世界首演/胡铭尧

  图:中大合唱团四十周年纪念演出现场

  香港中文大学合唱团于六月十一日举行了四十周年音乐会,除了以美籍挪威作曲家雅罗(Ola Gjeilo)独特的合唱曲作主打外,更特别委约了两位香港作曲家创作,并在当晚首演。

  声音迷幻挑战音准

  其实,香港中文大学合唱团演唱香港新作的歷史,可追溯至三十多年前的一九七五年。那时,担任过国际现代音乐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Contemporary Music)会长的曾叶发,还是音乐系的三年级学生。当年他以余光中的诗写成《当我死时》,到今日还是相当极有现代感的合唱曲:重复的主题动机混在大胆的半音和不协和声中,极为独立的四声部写作持续地悬在澎湃的张力之上,要求可谓相当高。

  曾叶发说:“那时合唱团的成员,虽然业馀,但都有?惊人的热情。我的新作的确是很前卫,很有难度,但团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练习,很有火花。”

  到了朱振威接任音乐总监的年代,合唱团又再积极地委约新作起来。几年间,唱过不少新作品。其中对合唱团挑战性甚高的,是刚在今年获香港艺术发展奖的杨嘉辉的一曲《他说》(When He Said)。杨嘉辉虽然以多媒体艺术著称,但他对音乐创作有?独特的触觉。虽然当年他谦称是首次尝试涉足于合唱创作,但女声的音丛在钢琴和颤音琴上,声音迷幻,却为合唱团带来音准上的挑战。

  合唱音乐背诵演出

  不过,面对需要一定技巧的新作,音乐总监还给团员送上一个额外的要求。合唱团近年都有?背谱演唱的传统,一晚音乐会各个声部的所有音符,每一个团员都要记在心上来演唱。这要求就连世界首演的新作也不放松。这听上去苛刻的条件,朱振威有他的理念:“对于团员而言,合唱曲不论新旧,也有它们本身的难度。我希望团员能将合唱音乐背诵演出,是因为歌曲与器乐很不同。”他认为歌曲有歌词,就需要一定程度的熟稔,才能在舞台上有效地表达。“就如戏剧一般,台上的演员就是以他们的言语,带出剧作的意义。而我期望团员背诵歌词和音乐,就如我期望演员在舞台上将台词记在心中,然后忘我投入演出的意义一样。”

  事实上,团员近年都对这种训练形式习以为常。笔者曾获合唱团委约创作一合唱组曲,二十分钟的音乐,合唱团的演绎令我感到振奋,笔者也曾在《大公报》撰文描述当时的首演:“从合唱团的演出,我看到七十对雪亮的眼睛,他们都盯?指挥,生动无比。而看?他们信心的眼神,台上与台下多了一重交流的桥樑,演出的感染力倍增,也令台下气氛生色不少。”

  刚过去的音乐会的首演,包括邓乐妍继续以康明斯(E. E. Cummings)的情歌谱成《霜雪Ⅱ》,是为《霜雪Ⅰ》的后续。邓乐妍说《霜雪》系列在计划中共三个乐章,第一乐章由中大合唱团于去年首演,今年就是三部曲的第二部,虽有邓乐妍标誌性的现代性和声与笔触,但两个乐章风格各异。今年的另一首新作,是由美国密苏里─堪萨斯市大学毕业的伍华晞所创作的《春香裊裊》,细味了诗人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花儿》中麻雀与知更鸟在花间飞舞疾走的动感和故事。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