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留住文化记忆 法律不可缺位/郑曼玲

  扰攘一时的广州文物古蹟遭破坏风波,看似已经尘埃落定。最终结果,连夜强拆民国建筑金陵台、妙高台的开发商翠桦公司被裁定原地復建,而推毁五座先秦墓葬的施工单位中铁二局则遭罚款50万元。这些“亡羊补牢”之举,虽然体现了政府保护文物古蹟的一定决心,但从长远来看,并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杜绝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事实上,在近期内地各省,文物保护危机持续发酵,当中涉及不少“熊猫级”文化古蹟。从济南“万人坑”遗址将建楼盘,到西安玄奘埋骨古寺面临拆迁,再到郑州清代古宅凌晨遭遇强拆,这一桩桩事件,深深刺痛?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联想到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曾公布调研报告称,近30年来全国消失的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有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公众禁不住要发出拷问,国家有关保护文物的法例,究竟是能真正发挥效用的文物“护身符”,抑或只是“吓唬人”的一纸空文?

  答案显而易见,文物强拆的暴力,折射的正是法律保护的乏力。综观近些年的“毁遗”事件,虽然不少恶劣的破坏行为已涉嫌触犯“故意损毁文物古蹟罪”,但真正对相关涉事人员究于刑责的却寥寥无几,一些地方司法机关对文物犯罪案件立案不送、以罚代刑、重罪轻判等现象时有发生。以此次广州市的处理结果来看,金陵台、妙高台原地復建,或许能恢復建筑原貌,但其歷史韵味恐怕已化为乌有,这种处置手段,鞭子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其挽回面子的意义更胜于实际价值。而对于破坏先秦墓葬行为而言,区区几十万元行政处罚,又怎能起到威慑、惩治和教育的作用?可见,正是法治的疲软、违法成本的低廉,才给了某些人有恃无恐的“勇气”,也才导致对文物古蹟的野蛮拆除一再发生。

  说到底,只要按照刚性的政策法规办事,就不会有人再抱?侥倖心理打“擦边球”。就新近发生的强拆事件而言,首先应锁定肇事群体,将开发商和施工队伍列入本市城市建设黑名单,终生禁止其在本市范围内参与开发建设;另外,应本?不护短、不遮丑的原则,依据相关法规予以严肃处理,该法办就法办,该撤职就撤职,对负连带责任的单位或个人也绝不姑息。

  文物古蹟是具有歷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宝贵财富,它承载?歷史与文化的厚度。人为毁掉一个文物古蹟,就是毁掉一个文化符号,毁掉某一段文脉,是对泱泱文明大国的嘲弄和羞辱。

  1950年,中国著名建筑史专家梁思成曾提出一个保护北京的计划,并为此奔走呼号。遗憾的是,这个计划并未得到人们的重视,不到一年时间,屹立了几百年象徵?古老文化的北京城墙消失得无影无踪,绝大多数具有文物价值的门楼和牌坊也不见了。为此,梁思成哭泣了。

  半个多世纪过去,大师已经故去,但令他哭泣的情景仍在不断出现。它在让我们倍感羞愧的同时,更在不断提醒我们,如何加强立法、严格执法,保护属于全人类的精神文化遗产,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